/

  “岳飞休走!”

  “纳命来!”

  裴元庆挥舞着掌中的一对八卦梅花亮银锤虎视眈眈的冲杀过来,岳飞见状后豪迈的大笑道:“来的好!今日就令本将见识下银锤太保的实力!”

  轰~

  二人交手的一瞬间,巨大金属交鸣声令四周士卒的耳膜响起了一阵嗡鸣声,裴元庆怒视对手,而岳飞脸上充满了豪迈。

  轰隆隆~

  铁骑犹如搅碎机般冲入了江东大军中,岳飞与裴元庆二人缠斗不休。

  远处的杨林眯着眼望着战场,此时背崽军的动向却不同寻常,竟然放弃了后军准备突围而出。

  手掌缓缓抬起来,杨林眯着眼望着远处的敌军冷声道:“弩阵覆盖射击!”

  “将军,我军将士还在!”

  还不待身旁的亲兵说完,杨林那淡漠生命的眼眸飘来令他闭上了嘴巴。

  “箭阵覆盖射击!”

  诺!

  嘎吱~嘎吱~

  身后五千弩兵齐齐拉开了脚弩,箭雨破空声瞬间想起,这一幕落入在杨林眼中后充满了坚决。

  “岳飞乃江东贼王刘辩麾下第一大将,哪怕付出再多也不能放跑!”

  满天的箭雨落下,远处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其中更有无数的吕军将士惨叫的倒地,杨林看到这一幕后更是有些狰狞的喃喃自语。

  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拥有岳飞的江东军与没有是两个差距,更重要的是双方交战这么多年,岳飞的身份举足轻重,对于荆州联军的打击更是非比寻常。

  “突围!”

  箭雨覆盖下看着无数的将士死伤,这种场面虽然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此时可是关乎十万大军性命。

  岳飞怒吼一声,此时只有突围才有救,再耗下去只能留下来了。

  长枪狠狠的荡开了敌将后,岳飞猛然一夹马腹率领着身后的大军开始突围。

  好不容易勒住战马的裴元庆憋屈的怒吼道:“士信,拿下岳飞!”

  杀啊~

  从落鹏坡冲杀下来的十万大军早就被吕军冲的七零八落,同样吕军也陷在了乱军中。

  杀啊~

  满天的杀声下,无数的江东军疯狂的冲锋,远处的杨林望着突破重围的江东军,眼眸中浮现出一股狠辣之色。

  “箭雨继续覆盖射击,大王有令取岳飞首级!”

  吼吼~

  “杨将军,岳飞就交予末将吧!”

  握紧掌中囚龙捆的杨林刚准备亲自参战时,身旁的副将张辽沉声抱拳大喝道。

  看着坚定的张辽,杨林郑重的点了下头,“好!文远切记小心。”

  回应杨林的则是张辽充满自信的笑容,手臂挥舞下身后的三千将士早已做好了准备。

  “刀车出阵,给本将留下岳飞!”

  吼吼~

  一辆辆简易的木车出现在阵前,木车上更是插满了寒光闪闪的长刀。

  骑在战马上的张辽眯着眼,缓缓拉开了掌中的长弓,凝视着远处冲来的江东军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丝冷笑。

  杀!

  满天的杀声中,中军帅旗下的吕布凝视着战场,刘辩犹如疯子般令麾下的大军四处出击。

  抬头望了眼天空后,吕布摇头轻声道:“差不多了,再耗下去岳飞这只诱饵会将渔夫的体力耗尽。”

  “灭了岳飞,三军将士准备反攻!”

  咚咚~

  震天的擂鼓声下,顿时吕军大营内响起了震耳的嘶吼声。

  一支支精锐大军开始出现在阵前,远处的刘辩见状后脸色更是难看不已,此时岳飞还未冲出来!

  而被吕军包围的江东军此时更是伤亡惨重,三五名吕军疯狂的推动刀车冲入江东军中带起了片片鲜血。

  箭雨疯狂的覆盖下,只顾得突围的江东军根本没有多少防御措施,哀嚎惨叫不断回荡着。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被截杀四分五裂的江东军虽是强军,可在重重包围下有人崩溃了,扔下了手中的兵器直接趴在地上凄凉的大吼着。

  “我投降!我要回家~”

  “呜呜~将军咱们冲不出去了,投降吧。”

  人的意志在没有希望下便会崩溃,深陷重围的江东军一个个凄凉的哭喊着,尤其是还有人对着他们的将军苦苦哀求着。

  “将军,小人跟随大王打了八年了,八年!小人兄弟五个几乎都跟随大王战死了,呜呜~”

  悲戚的哀求声回荡在耳边,岳飞脸色通红充满了愤怒。

  “汝等忘记了吗!吾等身为大汉将士,当精忠报国岂能投降乱国贼子!”

  一名跟随岳飞多年的亲兵脸上留下了两行泪水,手中的长刀缓缓举起,喃喃道:“将军你说过会带着兄弟们复兴汉室,然后咱们去边疆荡平蛮夷。”

  “可打了这么多年,汉室小人不知,但兄弟们却是死的死伤的伤。”

  看着自己的亲兵竟然有人胡言乱语,岳飞顿时怒不可及,而对方举着的长刀缓缓挪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在岳飞惊怒的眼神下,对方露出了凄凉哀求之色,“小人的两个弟弟已经战死了一个,老父哀求过让小人回去。”

  “将军的忠义小人佩服,但小人现在只求将军能放过小人三弟一条生路!”

  噗嗤~

  滚烫的鲜血溅射在脸颊上,岳飞看到这一幕时忍不住的露出了痛苦挣扎之色。

  “该死的,将军小人愿保护将军杀出重围!”

  有人崩溃也有人疯狂,沉重的铠甲低着鲜血,四周的亲兵不断涌来形成了一道屏障,岳飞迷茫的望着杀戮的战场。

  到处都是疯狂的杀声,可他看到更多的是遍地的尸骸,还有无尽痛苦呻吟的伤兵在哀嚎。

  眼眶不争气的浮现出一股雾水,嘴唇颤抖下岳飞沙哑道:“是岳飞无能啊。”

  远处裴元庆舞动着银锤率领着铁骑不断凿穿分割大军,张辽率领大军步步压进,不断蚕食着江东军。

  茫然下的岳飞回眸扫视整个战场,混乱不堪的战场上他已经分不出来,哀嚎中不断有江东军求饶,也有疯狂杀戮的。

  杀红眼的吕军一个个疯狂仇恨的屠杀着,甚至一些已经扔掉兵器投降的江东军都遭到了屠戮。

  尤其是眼前的一幕更是刺眼,密密麻麻的弩箭铺满了大地,下方更是厚厚的一层尸骸。

  有他们的也有吕军的,粗壮的弩箭仿佛是野草般密密麻麻透过尸体插在大地上,鲜血已经染红了大地。

  “呵呵~好手段!”

  苦涩的笑容浮现在脸颊上,岳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拍在了挡在前方士卒的肩膀上。

  “败了!自本将率领二十万章陵大军被围后就败了!”

  “放下兵器投降吧!”

  “不!”用躯体挡在前方的将士们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传来后,一个个露出了不敢之信的神色。

  那一双双不敢之信的眼神仿佛是在质问他般,是那样刺眼,可岳飞摇着头幽幽道:“再下去,十万大军都得跟随本将陪葬。”

  “呵呵~本将带你们出发前就说过一定会带着你们回去!可!”

  最后的话在眼前的场景下,岳飞沉重的已经说不出来,此时还能有多少将士存活!

  惨叫、哀嚎、疯狂的吼声不断回荡在耳边,岳飞猛然高高举起了掌中的长枪仰天长啸道:“江东将士们听令,放下兵器!放弃抵抗!”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708/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