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亮了,那个伪军排长看着那烧趴架的房子欲哭而无泪。

  十一名日军的尸体已经排列在了那凛冽的寒风中。

  日军士兵的个头本就不高,那有几个又是从趴架了的房子里扒出来的。

  这人哪,一被火烧死那身体就会佝偻起来发同偻锅一般的。

  所以,那几名从火堆中扒出来的日军现在看起来是格外的渺小,远远的看去便宛如那被火烧过的兔子似的。

  伪军排长很犯愁,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两难的境地了。

  日军一下子死了十一个,而他的人却一个没死!

  那两个看马车的人已经被抗联放回来了,虽然说冻的半死,可毕竟没有死。

  那么,他他又该如何向日军交待呢?

  虽然日军从来没有明说,可是伪军那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要是有战斗他们就是炮灰。

  这炮灰毫发未伤,而大日本皇军却玉陨了十一个,你让他如何回去跟大日本皇军解释?

  而他之所以处于这种两难的境地的原因却只在于某个时间的节点上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那就是,他被抗联队伍给吓住了,他没有带兵反击!

  等他想要反击的时候,那战斗却已经结束了。

  他正要带兵往外冲,可是外面就传来了“啪啪啪”盒子炮射击的声音,然后还有手雷爆炸的声音。

  于是,他们这些鼓足勇气想往外冲的人就又被吓了回来!

  然后东北抗联的人就喊话了,说他们的门窗都被堵住了,如果他们敢反抗,那分分钟手雷就会飞进他们的屋子!

  如此一来,他们就又不敢动了。

  而最后,他们这支满洲国军与抗联队伍之间的隔墙对峙是这样解决的。

  却是以他们往外送出去了十支步枪和相应的子弹为条件,那抗联才撤走了,这件事才算了了!

  一招出错,满盘皆输,这却是又多出了一个无法向日军解释的原因。

  人一个没少枪却又少了十支!

  而就在把枪交出去之后,当时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心里虽然说为那十支枪而肉痛,却还在为自己一个人也没死而沾沾自喜呢。

  直到最后,抗联的人隔着那已经被砸出窟窿的窗户纸与他“挥手告别”的时候,有一个女人说了一翻话才让他如梦方醒。

  那个女人说:“知道你们没有和我们抗联打过交道,你们平时也没有什么大恶。

  但是,你们记住了,千万别当墙头草,否则,注定两边不讨好!”

  这翻话真是醍醐灌顶啊!

  这时那伪军排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做了墙头草了。

  在日军受到攻击的第一时间他没有率兵出去,那么就已经是墙头草了。

  跟日军说他们没有私通抗联,日军会信吗?

  那死去的十一名大日本皇军怎么解释,那凭空消失的十支步枪怎么算?

  可是,你让他和抗联作对他就敢了吗?

  他虽然不知道人家抗联来了多少人,但人家的人肯定那是不少。

  那些日军都已经被人家堵在屋子里给烧成糊了巴曲的兔子,那自己的人差啥?

  那真的就是和人家所说的那样。

  我们杀小鬼子眼都不眨,那杀你们这些伪军差啥?

  那还不是看大家都是中国人,给你们留了条活路?

  而事实上,那伪军排长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在理智上他却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抗联说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人家能轻松灭掉十一名日军,人家同样也可以轻松灭掉他们一个排的满洲国军。

  所以,在生与死的争斗中,他们注定不可能再骑墙,总有一天他们会将枪一举要么对准日本人要么对准抗联部队。

  其实,这名伪军排长并不明白,他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纠结的心情主要还是地域上的关系引起的。

  他们这里太往北了,虽然说抗联队伍有北满游击区,可是北满游击区的最北面也没有到这里,这里压根就没有抗联活动过!

  所以,他们这里的伪军虽然平时欺负老百姓,可是多多少少他们还有良心的。

  他们从来没有和抗联打过仗,所以也就没有这么严竣的局面考验过他们。

  这个伪军排长并不知道,他所面临的难题其实所谓南满北满的伪军早就经历过了。

  而那些伪军的选择无非是两种。

  一种是彻底投靠了日军,成为了日本帝国主义者的帮凶。

  而第二种则是由于良心未泯或者由于自身种种利益的考虑,终于与日军翻脸成仇。

  这名伪军排长不懂这个道理,那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

  可是周却是懂的!

  正如雷鸣所说过的那个道理一样,真正的战士是百炼成钢的。

  从三一年九一八开始打鬼子的时候,周让二十一,而现在她已经二十四五了。

  作为孩子心性的周让觉得自己心态依然年轻那是她身在局中不自觉罢了,可实际上她已经是一个经历恶战无数阅历丰富的老兵了。

  所以她也只是在和这些伪军的初次接触里,便意识到了这些伪军还不懂得中日之战这种国战之间的残酷性。

  所以,她不杀这些还不算死硬分子的伪军却是比杀了这些伪军的效果还要好!

  然后,她还特意“讹”了这些伪军的十支枪。

  这样,她不光弄了十支枪,却是又在伪军与日军之间埋下了个“钉子”。

  周让也不知道这个“钉子”会不会起作用,什么时候会起作用,但总比直接杀人的效果要好!

  而此时,已是与那些壮丁返回了那个屯子的周让却是需要对那些被抓走又被自己救回来的人讲道理了。

  伪军没经历过这种敌我阵营的残酷,而老百姓又何尝不是如此?

  周让可不会认为,自己把这些人救回来了这些人就会加入抗联队伍。

  时下就是这样的局面,日军采取连坐的办法,一家之中有一人抗日那么就必须得举家抗日,因为不抗日也是死。

  而就这样的选择,那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说做就做出来的!

  中国人注重的是什么,注重的是亲情。

  你作为家中的主劳力家里的生活不管了去抗日了。

  非但,不能给家里上上下下十来口人分担困难,反而家人会因为你而被日军给连坐杀掉!

  这样的选择,是一个人可以轻易做出来的吗?

  周让作为一名老兵太懂得这些道理了。

  所以,她可没指望这些壮丁能够马上加入抗日队伍。

  不过,她必须把其中的道理跟这些壮丁说明白。

  于是,在一家比较大的房子里,周让面对着挤在同一个屋子里的那些被她救回来的壮丁便有了这翻话。

  “你们被日本鬼子抓了壮丁,不能说人人会死,但十个死了七八个很正常。

  我不救你们,你们会死。可是我把你们救了回来,你们的麻烦依旧未断。

  那十一个日本鬼子那是在他们在咱们屯子把你们抓走之后被我打死的。

  日本鬼子不可能不会想到这一点,所以日本鬼子可能还会再到咱们屯子来。

  而日本鬼子再来的话,也许会把你们重新抓走,也许会把咱们全村老少全都杀光。

  我不是吓唬你们,我见过的听说过的日本鬼子屠村的事不下十个。

  所以,我朝伪军‘要’了十条枪,你们学不学打枪自愿。

  但是,如果日军真要是来了的话,你们要是认命那是你们的事。

  如果你们不认命,那不,就跟我学打枪!”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718/1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