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已做好准备,第二颗导弹马上就要发射。

  李仁杰淡然道:“还是先顾好眼前吧!”

  柳随风笑道:“哦,你担心它啊!”

  她忙碍的十指终于停了下来,右手食指在回车键上轻轻一戳,笑得更加开心,说:“现在不用担心了!”

  奇迹发生!无人机已做好发射准备的导弹收了回去,与那两架汇合。

  三架无人机就在跑车前边飞着,就像在天上跑的开道车。

  柳随风接着道:“三架无人机也被咱们控制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李仁杰此时的心情已不能用开心与惊喜来形容了。

  就连米粒尖军方的系统也能黑进去,这小丫头片子的黑客技术也太强了,键盘侠见了也得五体投体。

  无论哪个国家,得到此人,都能将米粒尖祸害的够呛,难怪米粒尖会如此紧张!

  但,系统有漏洞可以补啊!就算小丫头片子能够再黑进去,大不了通讯指挥设备退回到二战的水平,小丫头片子水平再高,也没了用武之地。

  似乎没必要杀了海斯奥啊!也没必要给他安插个杀人狂魔的名头,搅起满城的风雨。

  柳随风一定有更厉害的能耐他不知道。

  杀海斯奥,是怕海斯奥告诉他,柳随风真正的重要性。

  给他安插个杀人狂魔的名头,是为了尽快搞定这件事情,不想多拖一分钟。

  不过,现在不是询问柳随风的时候,就算询问了,柳随风也不会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米利尖!

  李仁杰正想着心事,柳随风问道:“现在,是时候离开了。你打算,怎么带我离开。”

  李仁杰说:“去港口吧,纽约港!”

  柳随风说:“你来纽约,我就知道你要去纽约港。我想,米粒尖的管事人也知道你要去纽约港,那里一定会屯下重兵!

  你真的确定,一定要去纽约港。”

  李仁杰点了点头!

  柳随风说的这些他都知道,可撤离点,也是唯一的撤离点就是纽约港。不去纽约港还能去哪里?

  他说:“怎么,你怕了!”

  柳随风说:“怕?你看看我的表情,像怕吗?”

  李仁杰扭头去看,柳随风的脸上没有一丝恐惧,相反全是兴奋。

  只听柳随风接着道:“没本事的才害怕呢,有本事的只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三万汽车兵,三架米粒尖最先进的战斗无人机,还没试试本事怎么样呢,怎么会怕!”

  她顿了一下,又说:“撤离时间!”

  李仁杰说:“还有三个钟头!”

  柳随风说:“战斗无人机,只能坚持一个半小时。敌人第一批战斗机,会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到时用无人机缠斗或能解决掉。

  但敌人的第二批战斗机,两个小时之内就会到达,那时会毫不客气的扔炸弹,八成往上的可能扔大杀器。

  我觉得,你还是尽快跟接应的人联系,早点出发吧!”

  李仁杰只有时间,坐标,根本没有办法跟接应的人联系。只得道:“先到港口再说吧!”

  柳随风兴奋的鼻翼都忍不住扇了扇,说:“好类!狭路相逢勇者胜,冲啊!”

  车后边追赶的车越来越远,但有不少警车从相反的车道冲了过来,迎面而来。

  里边有一半是警车,另一半是政府公用车。

  李仁杰以为柳随风会用无人机射导弹清场呢,谁知无数被柳随风控制的车,也从反向车道里冲了过来,朝迎面而来的车撞了过去。

  经过一个岔路口,跑车转弯。

  一辆车跑到了跑车的前边,十辆车跑到了跑车的前边,百辆千辆车跑到了跑车的前边。

  孤零零的跑车,很快变成了车队。并不时有车从大道小路中出来,汇入车队。

  车队越来越庞大,有如一道钢铁洪流,在几辆大型车的开道之下,横冲直撞,浩浩荡荡的往前而去。

  纽约港越来越近,车队越来越庞大,占据了通往纽约港的所有道路。

  纽约港屯了重兵,大门处坦克装甲车将入口处堵的严严实实。

  地上趴的,坦克装甲车上卧的,墙上蹲的全是士兵。

  子弹炮弹同时开火,组成一道火力网。

  然而,对于车却没有任何的危胁。

  趴窝的冒烟的着火的车,被后边的车撞开,继续往前冲。

  上万辆车同时冲锋,不是向一个点冲锋,而是向整个港口发起冲锋。

  火力强的地方,它们被打的寸步难行。

  火力弱的地方,它们撞塌了围墙,撞倒了集装箱,迂回包抄,往火力强的地方冲。

  那些屯在港口的重兵,完全傻了眼。被着火的汽车团团围住,烤得皮焦肉绽,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外围墙援的重兵,则被着火的汽车挡在外边!干着急,没办法!

  港口大乱!

  除了枪声,就是惨叫声,以及工作人员混乱的跑动身影。

  李仁杰与柳随风早换了车,并趁混乱从薄弱点进入港口,直奔接头的地点而去。

  正在集装箱间穿行,前边起了一串爆炸,炸得集装箱四散倒塌,堵住了前进的道路!

  车子往后退去,后边也起了一串的爆炸,退路也给堵住了。

  无数道红线直射车子,有个人郎声道:“下车!”

  声音很熟悉,李仁杰一下就认出是倭国的防卫情报部海补将渡边淳二。

  他不能躲在车里不出去!

  车子不防弹,躲在里边必死无疑。出去的话,一旦锁定所有的人,就是生机。

  李仁杰与柳随风下了车!

  李仁杰冲渡边淳二一笑,说:“怎么,防卫情报部现在彻底被米粒尖收编了!直接在米粒尖的地盘上,替米粒尖人办事了?”

  渡边淳二呵呵一笑,说:“你杀了我的人!不过,我不跟你计较!

  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不过,我能饶你一命!”

  李仁杰说:“哦,这样大度,不计前嫌?那我身上肯定有你要的东西!”

  渡边淳二指着柳随风说:“没错!把她留下来,你就可以走了!”

  李仁杰说:“当然没错!你是米粒尖人养的狗,自然是要帮主人将她带走。可,现在明摆着,米粒尖要取我的性命,你就这么放我走了,如何给你的主人交待?”

  渡边淳二说:“主人?狗?隐忍这么多年,也该我们倭国出人头地!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替米粒尖堵你的吧,我是为了倭国而堵你!”

  李仁杰一怔!造反了?

  他说:“这么一个小姑娘,就算有点本事,也本事有限。凭她就能让你们出人头地?凭她就能让你们不顾一切,挣脱锁链,与米粒尖反目成仇,对着干?

  她应该没这么大的能耐吧!”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754/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