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李安领到了监狱里面生活的必需品,并分到了一个房间。

  就在李安收拾床铺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猛地转过身来。

  “别紧张,相信你还记得我。”

  马尾达尔特。

  李安当然不会忘记刚刚第一个替自己出头的人,却并没有出言感谢对方,而是不还丝毫感情地问:“有什么事吗?”

  达尔特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向前,这样给了李安一个安全距离,不用那么紧张。

  “想知道疯狗罗森刚才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有什么事吗?”

  “他想让你对付我。”李安回答。

  “你真是一个聪明人。”

  达尔特露出惊讶的表情,跟着耸了下肩说,

  “不过你肯定猜不到我拒绝了他。”

  “你因为我得罪了罗森?”李安真的有点意外。

  “反正我一向不喜欢那只疯狗,得罪就得罪呗。”

  达尔特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接着讲道,

  “其实我又不傻,你现在可是整个恶魔岛的英雄,真动手杀了你的话我会成为这里的公敌。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罗森一定不会就此善罢干休,他一定会找其他犯人来杀你的。

  你最好小心一点,尤其是你身边的人。”

  说完,抬手挥了下就转身离去。

  善意的忠告?

  李安轻皱眉心,反正对于他来说这里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敌人,重要的是找到莫汗,然后想办法离开这里。

  关于莫汗,李安在餐厅的时候向小包办杰瑞打听过。

  这个名字在恶魔岛似乎是一个禁忌,当小包办听到“莫汗”的名字时就神色突变,找了个借口离开。

  除了自动送上门的小包办,李安和任何人都不熟,也就没有机会向其他人打听这件事。

  收拾完床铺,李安就躺在了上面。

  禁闭室七天,能够躺在一张床上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虽然是躺着,但是李安保持着充足的警觉性,每当有人靠近牢门他就会睁开眼睛看去,而他所躺的角度只要睁眼就能看到门口。

  说来也奇怪,按小包办的意思和电视、小说里的情节,自己表现的这么凶悍,不是应该各个帮派的老大都应该来拉自己入会的吗?

  等了这么长时间,除了马尾达尔特外没有一个人出现过。

  直到休息的时间将到时,一个长相瘦弱、走路有点扭捏、阴阳怪气的犯人才走了进来。

  “您好,我......睡在这里。”

  有点女人气的家伙伸手指了指下面的床铺,然后低着脑袋就冲过去装进毛毯里面。

  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

  估计是自己现在的名气太大,娘娘腔怕自己欺负他才会这样。

  娘娘腔从进来就一直藏在毛毯下面没有出来过,连翻个身都没有,可能是怕任何一个动作都会引起李安的不满。

  见对方这么胆小,李安也就没有将这位室友放在心上,熄灯后就闭眼休息。

  睡到后半夜后,李安听到下铺传来“吱吱”声,像是翻身时床板发出的。

  娘娘腔要解手吗?

  李安没有偷窥的习惯,可马尾达尔特才刚刚提醒过自己要小心身边的人,于是就睁开一条缝偷看。

  果然,娘娘腔走到马桶那边放了一泡水,然后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直接回到床上,而是站在床前一米的地方盯着上铺的李安。

  这家伙想干嘛?

  李安心生警觉,继续装睡着的样子。

  娘娘腔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一站就是十分钟。

  不管他想干什么,都是一个有耐心的家伙。

  李安呼吸均匀,看起来就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至少骗过了娘娘腔,他动作轻缓地将右手伸进左手袖子里,掏出一团东西来,然后将它拉开。

  室内太黑,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却可以分辨出是丝线之物,有五十公分长。

  娘娘腔将两头缠在双手上,然后向前跨出一步。

  动作又一次定格,只是娘娘腔这次并没有等太久。

  十几秒后,娘娘腔就像一头盯了猎物许久的野兽,动作迅猛地扑向李安,将手中的丝线套向李安的脖子。

  李安把头往墙壁的方向一缩,恰到好处的避开娘娘腔的攻击,跟着抬脚踢去,“啪”的一声正中娘娘腔的脑袋。

  这一脚很重,直接将娘娘腔踢晕了过去。

  李安从床上跳下来,蹲在地上看到缠在娘娘腔手上的丝线是断从电线里面抽出来的铜丝。

  显然,娘娘腔就是受命来杀李安的。

  对于想要杀自己的人李安向来不会手软。

  在这种人吃人的地方,软弱之心只会让人觉得自己好欺负,麻烦会不断找上门来。

  李安抓着娘娘腔的双手将铜丝缠在他脖子上,然后用力向两旁拉扯。

  昏迷中的娘娘腔没有感受到多少痛苦就离开了这件事。

  第二天起床铃声刚想,李安的牢房里就传来了大叫声。

  “来人呀!

  不好了!

  有人自杀!”

  狱警赶过来发现娘娘腔死在自己的床上,铜丝还缠在他脖子上,两端握在他手中。

  这是......自杀?

  难度有点大呀。

  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娘娘腔又是死在自己床上的,致命的凶器握在他自己手里,再加上李安说自己晚上睡的很死,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到,因此这件命安也就成了悬案。

  监狱里面死了个人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恶魔岛,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死于非命。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每个人都猜测到娘娘腔的死和李安有关。

  “做的不错。”

  马尾在经过李安身边时说了句,然后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离开。

  娘娘腔自杀事件为李安加了不少分,让人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在禁闭室关押了七天,李安身上都臭了,因此一到洗澡时间他就拿着洗漱用具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恶魔岛热水供应有限,每天洗澡时间都是各个帮派的老大先洗,然后是帮派成员,一些没有实力的辣鸡每天只能洗冷水走。

  李安刚到浴室门口就被守在外面的帮派小弟给拦了住。

  “我们老大在里面洗澡,你现在还不能进去。”

  “滚!”李安霸气十足地吐出一个字。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766/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