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6日清晨,德军第113步兵师前沿阵地。

  天还没亮,阵地上的德国兵都在自己的掩蔽所里呼呼大睡。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了巨大的飞机发动机轰鸣声。

  阵地上的指挥官是一名少校,他住在阵地后面一间木屋里,被发动机的轰鸣声吵醒后,他从床上坐起身,朝窗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还没有亮,便冲外面喊了一嗓子。一名勤务兵立即跑了进来,恭恭敬敬地问:“少校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少校用手朝外面一指,不耐烦地说:“你出去瞧瞧,外面的飞机是从哪个方向飞来的?天都还没有亮,就算要轰炸俄国人的阵地,也用不着这么早啊。”

  没等勤务兵出门,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尖啸声,接着从天而降的炸弹就落在了前沿阵地上爆炸,腾起了无数的火光和浓烟。一颗炸弹落在离木屋不远的地方爆炸,巨大的气浪掀翻了一辆三轮摩托车,震碎了窗户上的所有玻璃。

  少校被突如其来的轰炸惊呆了,片刻之后,他猛地从床上蹦下来,抓起放在床边椅子上的衣服,弯腰提起靴子,光着脚就朝外面跑去,嘴里连声地骂着:“空军这帮该死的白痴,他们搞错了,把炸弹都投到我们自己人的头上了。”

  然而等他慌慌张张地跑出了木屋,却意外地发现正在实施“误炸”的飞机,并不是德国的而是苏军的。他立即明白,这不是什么见鬼的误炸,而是苏军出动轰炸机对自己的阵地实施轰炸。

  少校连滚带爬地冲进了一百多米外的指挥所,冲着还坐在报话机旁边发呆的报务员吼道:“你还在发什么呆,还不立即向师部发报,说我们遭到了俄国人的轰炸。”少校的心里很明白,俄国人忽然出动飞机对自己的阵地实施轰炸,表明他们准备采取进攻行动了,假如自己不及时向上级报告,那么一旦俄国人真的发起进攻,防线就有被突破的危险。

  第113师师长接到电报后,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他问自己的参谋长:“参谋长,最近在我们防区对面的俄国人,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师长阁下。”参谋长摇着头回答说:“俄国人的防区一直很平静,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可是我刚刚接到前沿阵地发来的电报,”师长把手里的电报递给了师参谋长,继续说道:“坚守在该处的营长向我报告,说他们遭到了俄国人飞机的猛烈轰炸。”

  参谋长接过电报看了一阵后,用怀疑的语气问道:“师长阁下,如今天还没有完全亮,会不会是轰炸机编队,把我师的前沿阵地当成了俄国人的阵地,才出现的误炸?”

  师参谋长的话,却让师长变得踌躇起来。他刚看到电报时,还觉得自己的部队遭到了俄国人的轰炸,但此刻,他却觉得参谋长说的话有一定道理,没准真的是第四航空队的飞机,把自己师的前沿阵地,他迟疑了一下,吩咐参谋长:“立即给我接通集团军司令部的电话,我要把此事直接向司令官报告。”

  保卢斯每天清晨七点准时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桌边喝一杯咖啡,吃一些点心,算是他的第一顿早餐。等到了九点,他会喝一杯产自乌克兰马桑德拉酒庄的葡萄酒,然后再吃第二顿丰盛的早餐。

  通常在两顿早餐吃完之前,他是不办公的。他的手下也了解他的性格,通常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打扰他。今天保卢斯和往常一样,起床后坐在房间的餐桌旁吃第一顿早餐,他一边喝咖啡一边对坐在对面的施密德说道:“参谋长,你知道吗,我每天喝的葡萄酒都是来自乌克兰的马桑德拉酒庄,这个酒庄是专为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夏宫进贡葡萄酒的,是沙皇时代最好的酒庄。如果你要喝酒的话,就可以和我一样,每天享用以前的皇室成员才能享受到高档葡萄酒……”

  保卢斯正说得兴高采烈之时,门口忽然传来了喊报告的声音,没等他做声,有人便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自己的副官,保卢斯知道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对方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打扰自己的,他强压着心头的怒火问道:“什么事?”

  “报告司令官阁下,”副官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值班室接到了第113步兵师师长打来的电话,说他的前沿阵地可能遭到了我军飞机的误炸。”

  “误炸?!”保卢斯听后一脸迷茫地望向施密德,问道:“参谋长,我们的飞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去执行任务了?”

  “不会吧?!”作为集团军参谋长的施密德,此刻同样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头雾水地回答说:“如今的天亮得越来越晚,因此航空队的飞机出击时间通常都选择在九点左右。”他抬手看了一下腕上手表,补充说,“但此刻刚刚七点一刻,我打电话到第四航空队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保卢斯用手朝放在不远处办公桌上的电话一指,说道:“参谋长,你就用这部电话,和第四航空队的司令官通话吧。”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施密德和航空队的司令官通话后,放下了话筒,向保卢斯报告说:“司令官阁下,我问过航空队了,他们今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派任何飞机出动。”

  “不是我们的飞机,那会是谁的飞机呢?”保卢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又吩咐施密德:“参谋长,你直接给第113步兵师师长打电话,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施密德在接线员的帮助下,很快就接通了第113步兵师的师部,得知接电话的人就是师长后,他开门见山地问:“师长先生,你们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询问过航空队,他们到目前为止,根本没有派出过任何飞机。”

  师长听完施密德的话,立即意识到自己被师参谋长误导了,一厢情愿地把轰炸前沿阵地的飞机,当成自己人的飞机了。他连忙回答说:“施密德将军,我的前沿指挥官给我的电报里,的确提到过是俄国人的飞机在轰炸他们的阵地。可是我考虑到外面天还没有亮,而我们的防区又从来没有遭到过俄国人的袭击,因此我判断前沿指挥官可能搞错了……”

  “为什么不把真实的情况上报,却上报你所推测的错误情报,难道你不会误导司令官的判断吗?”施密德冲对方发了几句火之后,用手捂住了话筒,向坐在餐桌旁等消息的保卢斯报告说:“司令官阁下,我已经问过第113步兵师师长了。他说前沿发回来的电报,是说遭到了俄国人飞机的轰炸,而他担心天太暗,前沿的官兵可能看错了,因此给我们传来了错误的情报。”

  “这种人,就应该把他送上军事法庭。”得知是第113步兵师师长给了自己错误的情报,保卢斯不禁勃然大怒。如果是在平时,他没准会直接宣布解除对方的职务,可如今该师的前沿正在遭到俄国人的飞机轰炸,证明俄国人有可能采取重大的军事行动。他走到了墙边,仰头看着上面的地图,看了一阵后,扭头问施密德:“参谋长,你觉得俄国人的意图是什么?”

  “这还用说么,”施密德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俄国人的意图很明显,肯定是斯大林觉得我军在工厂区的进攻,会导致整座城市失守,为了化解守军的压力,便给我们北面的罗科索夫斯基下达了进攻命令,希望通过这次突然的攻势,达到牵制我们的力量,使我们无法集中优势兵力继续对工厂区保持攻势的目地。”

  对于施密德的分析,保卢斯立即表示了赞同:“没错,第113步兵师从进入防御阵地到现在,还从来没遭到过俄国人的进攻。假如罗科索夫斯基真的把他们的防区选做突破口,没准还真能突破他们的防线。参谋长,你看看在第113步兵师的防区里,有我们宝贵的铁路运输线,一旦让俄国人实施有限突破,我们的运输大动脉就会被切断,到时弹药、补给运不上来,伤员、物资运不下去……”

  施密德从保卢斯的话中,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向他请示道:“司令官阁下,那我们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种最糟糕的情况出现呢?”

  “立即命令第113步兵师向前沿阵地调遣部队,务必要巩固防御,避免被俄国人突破。”保卢斯盯着地图,头也不回地说:“不光第113步兵师的主力要北上增援,就连他们友邻的第60摩托化师,也应该立即北调,准备在第113步兵师的方向被突破以后,及时地从俄国人侧翼出击……”

  保卢斯在布置任务时,施密德立即把他所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记在脑海里。等保卢斯一说完,他立即松开捂住话筒的手,对着话筒说:“司令官阁下命令,你师的主力立即北调,务必要阻止俄国人突破你师的防线。明白吗?”

  结束和第113步兵师师长通话后,施密德又先后给第60摩托化师师长和第四航空队司令官打电话,命令摩托化师北调,以及让空军的战斗机编队立即出击,把俄国人的轰炸机群从第113步兵师前沿阵地的上空撵走。

  保卢斯重新走回餐桌旁坐下,继续喝已经变得冰凉的咖啡,目光却一直盯着正在打电话的施密德,心里在盘算苏军此次进攻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等施密德打完电话后,他把喝空了的咖啡杯往桌上一放,抬头望着走过来的施密德问道:“参谋长,你觉得俄国人为什么会突然向我军的防线实施轰炸,难道他们真的准备发起新的攻势不成?”

  “我觉得完全有可能,司令官阁下。”施密德思索了片刻,点着头说:“明天就是俄国人的十月革命节。按照他们的传统,在节日前开展一系列的进攻,是完全有可能的。”

  “参谋长,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保卢斯等施密德说完,若有所思地说:“去年我军逼近莫斯科城下时,俄国人还在红场搞了一次阅兵,以鼓舞低落的士气。参加阅兵的部队一离开红场,就坐上卡车开赴各处战场。后来的情况,我不说,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军队居然被他们从莫斯科城下赶走了。”

  “司令官阁下,”保卢斯的一番话,让施密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连忙提醒保卢斯:“我看应该向所有部队的指挥官发出警报,让他们提高警惕,防止俄国人可能发起的反击。今天对工厂区的进攻,我看可以暂停一下,让部队就地做好布防的准备,免得被俄国人突然的反击,打一个措手不及。”

  “对对对,让进攻工厂区的部队,暂时就地转入防御。”前几天苏军在捷尔任斯基工厂里实施的夜间反击,把占领厂区的部队全赶出来的那一幕,又浮现在保卢斯的脑海里,他特意向施密德强调说:“这两个月来,我们的部队只顾着进攻,完全疏忽了防御。假如俄国人真的发起了强势的反击,我们恐怕还真挡不住他。”

  “司令官阁下,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您一下。”施密德在离开保卢斯的房间之前,再次提醒他说:“假如俄国人要发起反击,恐怕坚守在马马耶夫岗的部队也会有动作。如今和他们对峙的是罗马尼亚军队,您看是否需要派部队去加强这个方向?”

  对施密德提醒的问题,保卢斯思索了良久,最后摇着头说:“进攻马马耶夫岗的罗马尼亚第一师和第十三师,都是战斗力比较强的部队,我看就没有必要再增援。你给他们的集团军司令官打个电话,让他们做好抵抗俄国人进攻的准备。如果他们实在撑不住了,我们可以考虑出动空军去支援他们。”

  :。: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824/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