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铛铛!”

  书院,随着下晚自习的铜锣声敲响,一班的教舍内,大多数学生都没有像往常一样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回宿舍休息,而是仍旧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翻看着书本,就好像他们没有听到下自习的锣鼓声一样!

  “青雀,你说文纪先生现在怎么样了?”

  尉迟宝林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犹豫了好久,他才起身朝着坐着他旁边的李泰走去,并问道。

  李泰本来还在做题,闻言立马停下了手中的笔,他认真的想了想道:“情况应该不容乐观,傍晚的时候我们去找孙神医,文纪先生的病若是能治,孙神医肯定当场就会给我们一个准信、让我们不必再担心了,但孙神医没有这样,那就说明文纪先生的病,连孙神医都感觉到棘手!”

  “啊?”

  尉迟宝林听李泰这般说,他顿时就慌了神:“连孙神医都感觉到棘手?那文纪先生岂不是没救了?”

  “呸呸呸!宝林你说啥呢!”

  孙子凡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闻言他连忙道:“文纪先生品行高洁、临到终老还在教书育人,这样德高望重的人要是不能长命百岁,那还真是老天爷瞎了眼了!”

  “对!子凡说的没错,文纪先生这样正直高尚的人,必须得长命百岁!”

  秦怀玉忽然走了过来,一脸坚定地说道。

  “唉!没有人希望文纪先生出事,但现实情况确是……”

  李泰忧心忡忡地长叹一口气,紧接着,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只听他说道:“对了!山长早上就从绛州出发、王云山这边赶了,也不知道山长现在到没到云山!有山长在,文纪先生的病情就大有希望好转啊!”

  孙子凡一愣,随即兴奋地一拍大腿道:“对啊!山长当初不仅治好了秦将军的旧伤,还解决了长安城的霍乱,医术不比孙神医差多少!有山长在,文纪先生的病一定能治好!”

  尉迟宝林眼巴巴地小声道:“青雀,要不一会儿俺偷偷从东面的院墙翻出去,去别院那边看看山长有没有回来?”

  闻言,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纷纷一脸惊愕地看向尉迟宝林。

  孙子凡张了张嘴,吃惊道:“宝林,你不会要来真的吧?话说你咋对文纪先生的病情这么上心呢?”

  “俺自然说的是真的!”

  尉迟宝林梗着脖子道:“文纪先生是好老师,俺尊敬他,不希望他有事!”

  这个憨厚的少年说话一贯都是直来直往,也不喜欢跟别人之乎者也地拽文,他的话语虽然朴实,但却是他内心最为真实的写照!他对李纲若不是发自内心的尊敬,那晚巫劫夜闯云山时,他也不会奋不顾身地去保护李纲了!

  闻言,孙子凡立马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正经了起来,他想了想,然后上下打量了尉迟宝林一番,道:“宝林,我觉得以你的体型要是偷偷翻围墙,肯定会被书院护卫发现的,到时候你说孔归先生会不会打你手心?”

  尉迟宝林下意识地就将两只手藏到后背,他强辩道:“子凡你少瞧不起俺,俺身手比你好,肯定不会被书院护卫发现的!”

  “嘿!你身手是比我好!但你的个头比我大啊!”

  孙子凡反驳道。

  “行了!你俩就别争了!”

  李泰这时翻了个白眼,道:“宝林,虽然我们大家都很想知道山长回来了没有,但也不能让你冒风险去翻围墙!这样,我现在去书院门口直接问墨钟、墨云,山长要是回来了,必定经过书院门口,他俩肯定知道!”

  “对啊!怎么忘了这个法子?”

  孙子凡眼睛一亮,激动地附和道:“青雀,那你快去问啊!”

  “嗯!”

  ………………………

  “……固本培元散已经在文纪体内发挥功效,文纪的气血越来越旺盛,但药力激活了他体内的脏腑,使他需要消耗更多的元气,来维持身体正常运转!小轩,这个时候咱们绝对不能放松,要不然汤药之毒会反噬文纪心脉,那个时候可就危险了!”

  云山别院,关于李纲的治疗,此刻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阶段,孙思邈虽然有李泽轩灌输的真气加持,但施针的都是他,再加上李泽轩的真气通过他的体内流转,也会给他带来许多负担,所以这个时候孙思邈已经是累的满头大汗,趁着金针刺入穴位的间隙,孙思邈擦了擦汗,一脸严肃道。

  在后面为孙思邈灌输真气的李泽轩,闻言咬了咬牙道:“孙道长放心,小子还能坚持很长时间!”

  其实他现在的状况也很不妙,即便他已经是宗师后期的高手了,但就这短短两刻多钟的工夫,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三成多了,尤其是到后面、李纲身上的金针越来越多,孙思邈以气御针就要消耗更多的真气,那消耗速度,估计一个普通的宗师境武者,这个时候真气都已经见底了!

  话说半个月之前,云山上可是有三位宗师高手,按理说是不缺少灌输真气的人,但问题出就出在那晚书院其他两名宗师高手全部被巫劫给重伤了,就连山下的独孤信、独孤飞鹰两兄弟。此刻身上还挂着伤呢!李泽轩自然不可能没人性地去将他们叫过来帮忙灌输真气!、

  “好!接下来贫道要施以连环针,彻底打通文纪心肺处的郁结之气,小轩你做好心理准备,连环针需要的真气,将会数倍于先前!”

  孙思邈淡淡地点了点头,他一边从李纲的腹部、头部取下八枚金针,一边对李泽轩嘱咐道。

  李泽轩深吸一口气,道:“孙道长放心,小子已经准备好了!”

  “嗯!”

  孙思邈应了一声,然后他抽出了一根金针,闪电般地刺入了心脏上方的华盖穴,随后他手指微动,金针立在李纲的身上竟然自发地颤动了起来!

  接着,孙思邈毫不停歇,又抽出一根金针,刺入了玉堂穴,片刻之后,这根金针也开始自发颤动!

  随后,孙思邈如法炮制,用金针又先后刺入了中庭、鸩尾、通谷、幽门、神封五个穴位,李纲的月匈口顿时呈现出“七针鼎立”的局面,并且这七根金针在孙思邈灌输真气的作用下,全都在不由自主地颤动,离得近的话,甚至能够听到金针的颤鸣!

  “小轩!加快真气灌输!就剩下最关键的一步了!”

  孙思邈拿着第八根金针,深呼吸一口气,对李泽轩说道。

  “好!”

  李泽轩咬牙应了一声,然后他控制着更多的真气,通过手掌,传进孙思邈的体内。

  “哼!”

  孙思邈只是练了一些养气功夫,经脉韧性远远不如李泽轩,甚至连尉迟宝林都不如,陡然接收到这么强大的真气,他一张脸很快开始发红,强忍住经脉上传来的痛楚,孙思邈手持第八根金针,迅速刺向了李纲的灵墟穴!

  “铿~!”

  正在给孙思邈灌输真气的李泽轩,恍惚间竟然听到了一声极为清晰的金属颤鸣,就见第八根金针刺入后,李纲月匈口上的其余七根金针,居然跟着最后一根金针以同样的频率、幅度,一齐颤动了起来!

  …………………………

  尉迟宝林听李泰这般说,他顿时就慌了神:“连孙神医都感觉到棘手?那文纪先生岂不是没救了?”

  “呸呸呸!宝林你说啥呢!”

  孙子凡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闻言他连忙道:“文纪先生品行高洁、临到终老还在教书育人,这样德高望重的人要是不能长命百岁,那还真是老天爷瞎了眼了!”

  “对!子凡说的没错,文纪先生这样正直高尚的人,必须得长命百岁!”

  秦怀玉忽然走了过来,一脸坚定地说道。

  “唉!没有人希望文纪先生出事,但现实情况确是……”

  李泰忧心忡忡地长叹一口气,紧接着,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只听他说道:“对了!山长早上就从绛州出发、王云山这边赶了,也不知道山长现在到没到云山!有山长在,文纪先生的病情就大有希望好转啊!”

  孙子凡一愣,随即兴奋地一拍大腿道:“对啊!山长当初不仅治好了秦将军的旧伤,还解决了长安城的霍乱,医术不比孙神医差多少!有山长在,文纪先生的病一定能治好!”

  尉迟宝林眼巴巴地小声道:“青雀,要不一会儿俺偷偷从东面的院墙翻出去,去别院那边看看山长有没有回来?”

  闻言,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纷纷一脸惊愕地看向尉迟宝林。

  孙子凡张了张嘴,吃惊道:“宝林,你不会要来真的吧?话说你咋对文纪先生的病情这么上心呢?”

  “俺自然说的是真的!”

  尉迟宝林梗着脖子道:“文纪先生是好老师,俺尊敬他,不希望他有事!”

  这个憨厚的少年说话一贯都是直来直往,也不喜欢跟别人之乎者也地拽文,他的话语虽然朴实,但却是他内心最为真实的写照!他对李纲若不是发自内心的尊敬,那晚巫劫夜闯云山时,他也不会奋不顾身地去保护李纲了!

  闻言,孙子凡立马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正经了起来,他想了想,然后上下打量了尉迟宝林一番,道:“宝林,我觉得以你的体型要是偷偷翻围墙,肯定会被书院护卫发现的,到时候你说孔归先生会不会打你手心?”

  尉迟宝林下意识地就将两只手藏到后背,他强辩道:“子凡你少瞧不起俺,俺身手比你好,肯定不会被书院护卫发现的!”

  “嘿!你身手是比我好!但你的个头比我大啊!”

  孙子凡反驳道。

  “行了!你俩就别争了!”

  李泰这时翻了个白眼,道:“宝林,虽然我们大家都很想知道山长回来了没有,但也不能让你冒风险去翻围墙!这样,我现在去书院门口直接问墨钟、墨云,山长要是回来了,必定经过书院门口,他俩肯定知道!”

  “对啊!怎么忘了这个法子?”

  孙子凡眼睛一亮,激动地附和道:“青雀,那你快去问啊!”

  “嗯!”

  ………………………

  “……固本培元散已经在文纪体内发挥功效,文纪的气血越来越旺盛,但药力激活了他体内的脏腑,使他需要消耗更多的元气,来维持身体正常运转!小轩,这个时候咱们绝对不能放松,要不然汤药之毒会反噬文纪心脉,那个时候可就危险了!”

  云山别院,关于李纲的治疗,此刻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阶段,孙思邈虽然有李泽轩灌输的真气加持,但施针的都是他,再加上李泽轩的真气通过他的体内流转,也会给他带来许多负担,所以这个时候孙思邈已经是累的满头大汗,趁着金针刺入穴位的间隙,孙思邈擦了擦汗,一脸严肃道。

  在后面为孙思邈灌输真气的李泽轩,闻言咬了咬牙道:“孙道长放心,小子还能坚持很长时间!”

  其实他现在的状况也很不妙,即便他已经是宗师后期的高手了,但就这短短两刻多钟的工夫,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三成多了,尤其是到后面、李纲身上的金针越来越多,孙思邈以气御针就要消耗更多的真气,那消耗速度,估计一个普通的宗师境武者,这个时候真气都已经见底了!

  话说半个月之前,云山上可是有三位宗师高手,按理说是不缺少灌输真气的人,但问题出就出在那晚书院其他两名宗师高手全部被巫劫给重伤了,就连山下的独孤信、独孤飞鹰两兄弟。此刻身上还挂着伤呢!李泽轩自然不可能没人性地去将他们叫过来帮忙灌输真气!、

  “好!接下来贫道要施以连环针,彻底打通文纪心肺处的郁结之气,小轩你做好心理准备,连环针需要的真气,将会数倍于先前!”

  孙思邈淡淡地点了点头,他一边从李纲的腹部、头部取下八枚金针,一边对李泽轩嘱咐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832/1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