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燃眉之急后,刘备的心就变得冷静下来,大汉其他州郡缺粮,他刘备相信,可益州缺粮,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他立刻就让孙乾和廖立详细地调查益州粮草问题。

  只是法正和张松做得滴水不漏,刘备怎么调查都是无济于事的。

  另外有一点需要提到。主管粮草后勤的廖立本身也不干净。他自己可是悄悄地趁着刘备不注意的时候把一部分粮草给偷偷卖掉了。

  好在这次是让廖立和孙乾两人调查。廖立自己调查自己,那不是扯淡么?自然是一点关于廖立的罪行证据都没有了。刘备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抽了。

  刘备看着孙乾和廖立调查回来的报告,一张脸都皱得像菊花一样了,他看得出有问题,但却是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

  “经过这次调查,你们怎么看待此事?”刘备皱着眉头说道。

  “回主公的话,自张任兴乱以来,益州各地郡县对成都的政令时有懈怠。正如张松所说,此番缺粮乃是益州官吏失职之因。”孙乾回答道。

  “地方官员之中颇有贪赃枉法之徒!上下其手,欺上瞒下。”廖立很是气愤,说得他好像一点油水都没有捞的样子。

  “而此时正是青黄不接之时,虽说已购买三月有余的粮草,但三月之后,也还是需要购买。到时候粮草短缺,恐被外人所趁!”孙乾继续说道。

  “好了!这事吾清楚了!”刘备可不想听到那么多不好的消息。“吾要的是对策!”

  孙乾寻思了一下,说道:“请主公下令严禁粮食运出益州。在下发现一些粮商为了个人私利,如今正在往益州外贩卖粮食。”

  “好!此策大善!”刘备想都不想就同意了。

  益州的粮食便宜,而益州之外就贵很多。孙乾没有说到一点,那就是现在大部分的粮食都集中在世家大族的手上,正等着卖一个好价钱。

  刘备是知道这一点,要是没有这个脑子,他也不能活得这么久了。

  “主公,在下得知有人用粮食酿酒,请主公下达禁酒令!节省粮食!”廖立也说出了自己的办法,总不能让孙乾威风了。

  一个徐庶就算了,还有法正,之后又冒出一个伊籍,现在刘备又相信了孙乾。廖立很担心自己刘备跟前第一红人的地位受到威胁。

  禁酒令?刘备倒是觉得可行,说道:“那么公渊你负责此事吧。”

  廖立成功地将刘备的注意给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了。

  “是!”廖立美滋滋地接下了这个命令。

  这时候,法正和徐庶、张松联袂而来。

  知道法正三人前来,廖立和孙乾非常识趣地选择了告辞。他们两个刚出门就和法正他们遇上了。

  孙乾十分有礼貌地向法正他们行礼,法正他们急忙回礼。而廖立就显得高傲多了,鼻子朝天大步而去。

  徐庶看廖立这个样子很是不爽,这样的人迟早被自己的性格给害死。

  廖立日后死不死和他没关系,徐庶今天是来见刘备的。而且廖立今天估计离死也不远了。

  “参见主公!”法正、徐庶、张松给刘备行礼。

  刘备看着这几个人,微笑地说道:“元直,孝直,子乔,你们三个今天怎么一起过来了。难得啊!”

  徐庶从袖口中拿出一书简,严肃地说道:“主公,在下有一物请主公过目!”

  刘备很好奇,不知道徐庶手中的书简是干嘛的,但看徐庶的脸色,还有法正、张松的表情,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

  刘备接过书简,仔细一看,整个人都怒了,咬牙切齿地说道:“元直,这里面所写的都是事实?”

  这书简中所写的内容就是廖立贪赃枉法,公粮私卖,以次充好的罪证。当然了,这份书简是法正和张松两个人准备好的,看到徐庶回来的时候,就直接给了徐庶。徐庶一开始也很怀疑,但是张松和法正两人义正言辞地表示这里面要是有半点虚的,他们就拿性命来赔。

  可能是因为张松和法正的态度坚决,也可能是徐庶不爽廖立很久了,加上廖立在刘备的身边尽是干些奉承之事,把廖立给除掉也是符合刘备和徐庶的利益,所有徐庶就和法正、张松前来了。

  “主公,吾一开始也不相信,可有子乔和孝直可以作证!”徐庶肯定地说道。

  张松拱手说道:“主公,在下的有一两个门人,他们都亲眼看到廖立收受贿赂,将粮食贩秘密卖给蛮人!”

  法正更是拿出要命的证据,说道:“那些向廖立行贿官员的名单在此!还有其中几个得口供!请主公过目。”

  刘备的拳头握紧了,他刘备最恨的就是欺骗!刚才廖立大呼自己冤枉,刘备认为这么多年来廖立都忠心耿耿就选择相信他了。没有想到啊,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主公息怒,保重身体。”张松柔声说道:“公渊好歹是主公身边的人,要是捅了出去,我军士气肯定受损。如今也没有造成什么大祸,莫不如就这么算了!”

  刘备一听,事关刘备麾下将士的士气,还真的得过且过,否则刘备怎么都落下一个识人不明。

  倒是法正有点激动,说道:“子乔,你这话就不对了。主公平生最恨的就是欺骗!这廖立仗着主公的信任,自己上下其手,最后推到别人身上。这种小人如不严惩,日后谁都可以如此,那主公的霸业就完了!”

  刘备觉得非常有道理,但是单凭这点东西是不行的。

  “此事吾当处理!绝对不会姑息的。”刘备沉声说道。

  徐庶他们明白了刘备的意思,看来刘备是想要私底下处理这事情了。

  既然如此,徐庶就不多废话了。

  法正和张松就是心中不是很美妙,要是刘备对廖立明正典刑,那么他们二人就可以在其中给刘备添点乱子。这也是他们今天前来的主要目的,如今看来他们就要失望了。但他们却不能表现出来,刘备这人机灵得很,稍有异样就会看出来了。

  “主公,公渊已经不适合在掌管粮草了。”徐庶说道。

  刘备轻轻点头,无论廖立是不是贪污受贿了,单凭他在任内导致益州出现破天荒的粮草短缺问题,就已经不能再坐下去。

  “元直可有值得信赖的人举荐?”刘备对着徐庶问道。

  “粮草后勤之事,需要一个谨慎且刚正不阿之人坐镇!主公麾下人才济济,在下倒是认为孝直乃是最佳的人选。”徐庶把法正给推了出来。

  法正的为人,刘备是清楚的,其性格很是骄傲,不屑于做狗蝇之事,主管粮草后勤是最好的人选。

  “嗯,元直举荐得好啊。孝直啊,吾就委任你监管治粟都尉。”刘备开始任命了。

  法正是一脸的平静,拱手说道:“还主公收回成命,在下并不是适合!”

  徐庶就奇怪了,治粟校尉是品级差了一点,但油水丰厚啊,随便过一下手就可以富得流油了。

  “难道孝直你有什么顾虑不成?”刘备问道。

  法正低着头,说道:“请主公收回成命。”

  刘备就有点不爽了,这法正是答非所问啊。

  张松急忙向刘备解释道:“主公,孝直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事情。同时孝直进入主公幕府之后,排资论辈也轮不到他啊。若是孝直做上了治粟都尉,恐怕会引起其他同僚的不快。到时,给主公添乱就不好了。”

  法正拱手说道:“主公,不是在下不愿意。实在此事还需商议啊。”

  徐庶对法正刮目相看了,从心中就对法正的人品感到敬佩。

  刘备感动坏了,这才是忠臣啊。一个大大的肥缺,为了自己主公的利益,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试问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和法正一样呢?

  实际上,法正是以退为进。在徐庶说要废除廖立的粮草大权之时,法正就想到了自己会被刘备委以重任。他的脑子也瞬间想到了一个可以狠狠坑刘备一把的阴谋。

  心中是这样想,可法正知道刘备的性格是多疑的,如果法正表现得十分高兴之类的,那么刘备反倒会考虑一下。

  如今法正的表现正好符合了刘备的心思。

  “哼!吾看谁敢!”刘备顺着张松的话说道:“要是其他人敢胡言乱语,吾会让其知道后果的。孝直,你放手去干!吾相信你的能力一定会把益州所有的粮仓都给填满的。”

  法正纠结了一下,而后很是勉强地说道:“在下领命。”

  见到法正答应了,刘备也是露出了笑容。

  徐庶打趣道:“主公啊,你看看孝直,别人为了一个官位要生要死。而孝直却反其道而行,一个肥缺却是满脸的不情愿。”

  “哈哈!”刘备爽快地笑了起来。

  “主公,军师,你们不要取笑我了。”法正有点难为情。

  事情定了下来,徐庶和法正、张松就向刘备告辞了。

  刚走出州牧府,张松就拉着徐庶说道:“军师,今日幸得你的举荐让孝直多了一份差事。咱们三个今天好好地庆贺一下。”

  “子乔说得对!在下一定要好好地感谢一下军师。”法正也是露出了笑容。

  “大家都是为主公谋福,不用客气了。”徐庶摆摆手说道。

  “不行!吾向来都是有仇必报,有恩也是必报。军师,咱们今天一定要来一个不醉不归!”法正语气中有一丝威胁了。

  徐庶听出来了,不去的话,就是不给法正和张松的面子。大家都是同一个主公麾下做事,还是需要联谊一下的。

  “两位盛情难却,在下就却之不恭了。”徐庶最后还是妥协了。

  张松笑道:“好!咱们今天就到最好耍去喝上几杯。”

  “什么?那座青楼?”徐庶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不,不,一定要换地方。那个地方不行。”

  “军师!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怕的,那里的姑娘又不会吃了你!”张松和法正一左一右把徐庶拉着便走。

  “苦也!”徐庶是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了。

  廖立在做完禁酒令的工作之后,黄昏已经降临了,正准备回家好好地休息一下。

  在他走出办公之地的时候,一个侍卫向他传达了刘备的命令。刘备命令廖立就地解除掌管粮草的事情,回家反省,没有刘备的命令不得外出。

  廖立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不可能!不是这样的!本官要见主公!”廖立脑子开始犯抽了。

  侍卫没有阻拦,任由廖立向刘备所在的位置而去。

  刘备此时正在看着自己的绝对心腹调查回来的关于廖立的罪证。刘备绝对的心腹就是他身边的白耳亲兵。

  最终得到的调查结果,是让刘备有点震撼的。徐庶他们拿过来的书简里面关于廖立的罪证在最终结果面前算是轻的了。

  刘备没有想到平时在他面前恭顺老实的廖立,在益州是那么的横行霸道。

  “主公!”廖立飞奔进来,直接跪在刘备的身前。

  刘备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廖立,万万没有想到廖立现在就出现了。

  刘备冷冰冰地说道:“公渊啊,看来你是收到吾的命令了?你不按照吾的命令回家反省,来此处作甚?”

  “主公,在下不知主公为何要解除在下所有的职位。”廖立很想知道一个为什么。

  为何?刘备真想问一下你廖立心中难道就没有点数?

  刘备看着廖立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想和他多言,直接把罪证扔到了廖立的面前,冷声说道:“自己看!”

  廖立不解地捡了起来,等他看完之后,全身的冷汗都流下来了,这些都是他做过的事情。廖立都把这些事情给处理过的了,谁曾想还是被刘备知道了。

  “无话可说了吧?单凭你这次误了吾的大事,吾就可以砍了你的脑袋,更别说这么的罪证了!”刘备脸上的杀气弥漫了。

  廖立当场认怂,恳求道:“主公,在下该死!请主公饶了在下吧。”

  “看在你以往还算恭顺的份上。吾就饶你不死!回家闭门思过!没有吾的命令,不准你踏出家门半步,若有违反,你就在吾的面前永远消失!”刘备直接给廖立下了一个比较狠的命令。

  “多谢主公!”廖立感恩戴德地给刘备磕头。

  “滚!”薄情寡义的刘备现在都不想看到廖立了。如果不是顾及杀了廖立会影响军心,刘备早就把廖立杀了泄愤了。

  廖立屁滚尿流地跑了出去。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834/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