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飞来喜讯

小说:大明海殇 作者:就差一杯 我要报错
  当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海平线上,整个海岸上却反而热闹起来。

  人们点起了篝火,烤上了肉串、鲜鱼,捧出了新上市的水果和美食,围绕着火堆载歌载舞起来。

  这也是祭奠的一部分,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向老天爷要一个丰收年——这对于物资本就匮乏的东瀛、特别是接近寒带的出云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带着秀赖,坐在海滩上愉快的玩耍着,这个小家伙刚开始认生,但是到了熟识之后,却变得十分开朗,跟我们有说有笑,好玩的紧。

  看我在那儿逗着秀赖完的开心,旁边的几个姑娘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没注意,只知道她们不停的喂着这小家伙。

  至于这小鬼,也是个吃饭不知道饥饱、睡觉不知道颠倒。吃的嗨翻天,可是一到点,却又倒头就睡,全然不够旁边的人忙的七手八脚。

  我把小家伙抱在怀里,脱下自己的外袍给他披上。这小子咕叽咕叽嘴巴,翻了个身,睡得更加香甜了。

  淀夫人看着孩子在我这里玩的开心,居然也就不管不顾了,只是自顾自的和其他几个夫人喝着小酒。

  这让我对这个当妈的十分无语,不过转念想想,好像在东瀛,人们都认为认亲等于血亲,甚至有不少人宁愿将家督的位置传给认来的后代,也不传给自己的亲生后代。

  所以有我这个亚父也好、干爹也罢,照顾着这个吃完了睡的小家伙,做亲妈的额居然就不管了。

  不过我也乐于照顾这个小家伙,带着他心里挺开心的,就像带着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自己的孩子......想到这个问题,我忽然灵机一动,是啊,我为什么不能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心里瞬间火热起来,正要说话,却听身后传来岚的轻声呼唤声:“启蓝......”

  “嗯?”听到岚的声音,我不由的转头望向她,微笑着问:“怎么了?累了吗?”

  “不是!我不累,我......”岚欲言又止,脸上飞上了两朵红晕。

  这家伙怎么了?我心里纳闷极了。岚向来是最敢说话的人,怎么这会儿变得期期艾艾,她到底要说什么呢?

  于是我轻轻地把秀赖交给旁边同样傻乎乎望着岚的鸢,扭过身,轻轻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坐下说!”

  那里垫着我的衣服下摆,坐上去应该不凉。

  “嗯!”岚轻轻答应一声,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看了华梅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鸢,最后才不好意思的看向了我。

  “先生,最近......最近我可能不能带领船队了。”

  我听了这话不由的皱了皱眉,船队带不带问题不大,岚这是怎么了?

  于是我轻轻伸手搂住岚的肩头,低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快跟我说说!”

  岚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扭扭捏捏的说:“也没有不舒服,反正......那个......就是暂时不能太折腾吧。”

  我顿时就纳了闷了,这到底是是怎么了?

  于是我用力抓住岚的双手,关切道:“到底怎么了?你如实的告诉我。算了你别说了,我自己来试!”

  说着,我运气绿色气劲,探入了岚的经脉。

  气劲在她的经脉里打了几个转儿,却没有发现任何生病或者受伤的情况。

  我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i,莫非岚遇到了什么难言之隐?却又不算是疾病的情况吗?

  可是没有理由啊,她的状态非常好,脉搏强劲而有力,浑身上下充满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甚至远远超过一般的普通人!

  等等,不对啊!岚的身体情况我知道,也就是约在一般人之上,为什么此时会突然显现出必常人超出这么多的生命力体征呢?

  带着疑惑的目光扫视了岚一圈,等再次看到她脸上那害羞的表情,我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激动地几乎要站起来。随机我又稳住心神,紧紧抓住岚的双手,几乎激动地嘴唇颤抖:“岚!你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华梅在一边奇怪的问道:“今天是怎么了,这一个个的话都不说完?你们这是闹哪出呢?”

  岚的头低的几乎看不到了,但我却清晰务必的听到她发出了轻轻的、却十分坚定的一声鼻音:“嗯!”

  “真的?真的!”我激动地喊道,鸢轻轻踢了我一脚:“先生你小声点儿,别吵到拾丸!”

  我立即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一个小家伙在睡觉!

  于是我用力鼓住嘴巴,让自己不至于激动地再次喊叫。但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忍不住,于是在笑容爬满满脸之后再次问道:“是不是真的?岚,你告诉我!”

  “是!先生!”岚忽然抬起了头,眼睛里闪烁着激动地光芒:“我......我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无声的狂笑着!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地事情吗?我,孙启蓝,在这一世二十六岁出头、二十七岁未满之际,要当爸爸了!

  当爸爸了!

  我拉着岚的手,忍不住站了起来!看着她激动兴奋的样子,忍不住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华梅和抱着秀赖的鸢也站了起来,激动地直打转,却又不敢大声叫喊,爬惊扰了鸢怀里的小家伙!

  “多久了?”我问道,激动地嘴唇乱颤。

  “两个月!”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就是,就是我们往金野去的路上,先生你不老实来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再次仰天无声的长笑:“我怎么不老实了?我就是太老实了!以后我要继续不老实!多多不老实!一直不老实!哈哈哈哈哈哈哈!”

  “瞅你那得以的样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臭流氓!”华梅鄙视的看了我一看,但随即既激动、又羡慕的看向了岚的肚子。

  两个月,还不见显怀,但是明显能看出岚的腰身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是明显的少女腰,如今显得直了,要不是胖了,便九成是有喜了。

  忽然我想起一事,着急问道:“你有喜的事情,可有郎中看过?”

  岚点点头,不好意思的道:“我找了挚,她帮我看了,确定是喜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第三次仰天长笑!挚的水平我是相信的,她绝非蒙混过关的南郭先生,而是有真才实学的好医生。尤其是得到了玛玛哈荻前辈的医术遗卷,又有卡拉西姆这样的过硬师兄,水平真的是一日千里般的增长!

  “男孩女孩?”我继续追问道,其实我倒不是非要男孩,或者非要女孩,纯粹是开心之下张口就问出了这一句。

  “不知道!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岚嘟着嘴答道:

  “对对对!都喜欢!我连忙补充道:“你看我这高兴地,都开始满嘴放炮了!”

  说着我拉着岚的手柔声说:“快坐下说,别累着了!”

  岚柔顺的坐在了我身边,旁边的鸢却嘟起了嘴巴:“哼!先生偏心,就知道照顾小的,再不管我们这些没动静了的!你说是不是,华梅姐姐!”

  华梅也板起了脸,故作严肃的道:“是啊!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你的先生只怕是只顾着儿子,把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早都忘到九霄云外了吧!”

  不知不觉之间,俩人居然已经达成了战略同盟,一唱一和之下,竟闹得我也灰头土脸!

  于是我伸出手,在她俩的脑袋上一人敲了一下,晒笑道:“胡说八道什么呢?”

  鸢瘪着嘴,做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华美姐,你看,先生打我们!先生不心疼我们了!”

  华梅也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心怀激荡之下,我竟然无言以对,憋的脸色通红!

  “噗嗤!”华梅和鸢见我吃瘪,再也忍不住笑,一下子笑出声来!

  尤其是鸢,因为抱着秀赖,不好使劲儿大笑,只能尽力忍住,于是笑的浑身上下一抽一抽,脸色都憋红了!

  华梅则是笑的坐不稳,咕噜一下滚到了她坐着的石头后面,仰面朝天摔在了沙滩上!

  见我们这边笑闹的起劲儿,淀夫人迈着她特有的小碎步走了过来,在我们身边缓缓坐下,轻声问道:“看你们这么高兴,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说话的语调十分温柔,仅从仪态上看,她具备着东瀛女性传统的一切美德。

  鸢和岚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到底还是华梅比较沉稳,指了指我道:“不瞒您说,我的这位夫君,方才当了人的亚父,如今就要真当爹了!”

  “哦!喜事呀!喜事!这可真是大喜事!不知有喜的是......”淀夫人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红脸低头的岚身上:“有喜的是岚吧!”

  “嗯!”岚点了点头。

  淀夫人轻轻对着岚躬身行礼:“拾丸的亚父乃是当世豪杰,你们作为他的女人,就应该为他多多开枝散叶,我代表秀吉大人,先向启蓝表示祝贺!这个情况我会尽快告知秀吉大人,想必他也会重重有所表示的!”

  我连忙对她白手:“不用不用!不是什么大事,不用秀吉再操心了!让他忙他的,我这儿没事儿!”

  淀夫人却笑而不语,轻轻的再行一礼,柔声说道:“天色不早,我们该回去了!拾丸睡得熟,就不再换怀抱了,只愿亚父多多照顾他才是!”

  我连忙点头:“无妨无妨!就让孩子在我这歇着吧!”

  淀夫人行礼去了,只剩下我们几个,依然沉浸在开心快乐中无法自拔......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837/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