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七看着瘫软如泥的车贤重,一脸关心:“北山郡王身子虚脱,行走不便,来人,驾起北山郡王,随我一同上楼,看一看大好风景。”

  一帮人架着北山郡王,登上了城楼。

  瓮城之中,足有七千余人。

  德川滕刚、车贤基冲在最前面,兴奋的嗷嗷直叫。

  德川滕刚看到城墙之上,站着燕七和车贤重,怒意迸发:“今日,便是你们的忌日。”

  车贤重吓得站不起来,身子不停的打摆子。

  燕七盯着德川滕刚,神情轻松:“忌日倒是忌日,不过,是谁的忌日倒是不一定了。”

  “八嘎!”

  德川滕刚脸色冷厉:“燕七,死到临头,你竟然还有心情与我犟嘴?”

  燕七道:“没办法,我就愿意与将死之人犟嘴。”

  “八嘎!”

  “嘎你妈啊。”

  ……

  “你……”

  德川滕刚喋喋怪笑:“燕七,你以为你很厉害?今日,我就要为德川建二报仇雪恨。”

  “小的们,给我往里冲,将所有人杀光。”

  燕七冷笑:“天真。”

  德川滕刚的士兵向里冲杀。

  砰砰砰!

  一个个黑桶从天而降,带着呼啸之风砸过来。

  “举盾!”

  砰砰砰!

  黑桶砸在盾牌上,发出啪嚓、啪嚓的声音。

  一股股黏糊糊的液体四溅开来,溅了一身。

  众人大惊。

  “这是什么?”

  “挺香的,好像是酥油。”

  “燕七在玩什么飞机?”

  ……

  “猜的没错,这是酥油。”

  正门城楼之上,出现一个健硕的身影。

  德川滕刚一见,惊得头皮发麻:“涛神,你……你竟然没死?”

  涛神英姿勃发:“我若死了,谁来杀你啊。”

  德川滕刚脑中惊如炸雷:“不好,我们中计了,快跑!”

  车贤基惊叫:“快撤,小心中了燕七的埋伏。”

  燕七冷笑:“还跑得掉吗?”

  涛神挥舞令旗。

  城墙之上,突然钻出五百铁甲营。

  嗖嗖嗖!

  一同火箭攒射。

  噗噗噗!

  许多人中箭。

  撕拉!

  中箭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身上沾满了酥油。

  酥油遇火,烈火燎原一般的灼烧起来。

  滋滋滋!

  场下一片烤肉的味道。

  火光冲天。

  “嗷呜!”

  “烧死我了。”

  “我痛。”

  烈火燎原。

  城下成了一片火海。

  他们惊慌失措,痛彻难忍之际,相互践踏,乱成了一锅粥。

  车贤重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德川滕刚和车贤基的士兵被烧得撕心裂肺,不由得趾高气扬,哈哈大笑:“烧得好,烧得好啊!德川滕刚,这下知道本王的厉害了吧?哈哈哈。”

  燕七看着车贤重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心里很是鄙夷:真是得意就忘形啊。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吓得尿了裤子。

  这种人,堪称奇葩。

  德川滕刚想要带着众人逃走,已是不及。

  他远远看着城门,大声惊呼:“城门在北边,快逃,不要乱,看清方向,往外冲。”

  但是,局面混乱,撕心裂肺,没有人听他的指挥。

  车贤基也是一样。

  完全控制不住局面。

  德川滕刚一看武士无法带走,若是再不走,怕是也要被烧死。

  此刻,他谁也管不了,几个飞纵,踩着人头,跳出城门。

  燕七蹙眉:“射死他。”

  涛神弯弓射箭。

  德川滕刚意识到了不妙,后背大氅一挥,遮住了身影。

  涛神无法确认德川滕刚的具体位置。

  德川滕刚手臂一挥。

  啪!

  烟筒爆炸。

  借着浓雾的掩饰,德川滕刚逃之夭夭。

  涛神叹了口气:“可惜了,德川滕刚果然狡猾。”

  燕七微微一笑:“无妨,德川滕刚若是这么被你射死了,反而不好玩了,接下的剧情,谁来当反派角色呢?暂且留他一条狗命吧。”

  车贤基没有德川滕刚逃命的本事,急的嗷嗷直叫:“救我,快救我,德川先生,快救我。”

  他还以为德川滕刚没有逃出去呢。

  车贤重指着车贤基,歇斯底里大叫:“烧死你,你去死吧,你死了,高丽就是我的了,你去死吧,大哥,我祝你早日升天。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我要吃你的烤肉,喝你的鲜血。”

  燕七叫过朴太闲:“想个办法,将车贤基放走。”

  朴太闲道:“将车贤基放走?大人确定?”

  燕七点点头:“这人不能死。”

  朴太闲道:“为何?”

  “傻瓜!”

  燕七翻了朴太闲一个白眼:“车贤基若死了,车贤重就是成了高丽国主的唯一继承人,他的地位陡然提高,你如何控制他?”

  “再说,一旦车贤基死了,你我对于车贤重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人物,这岂不是前功尽弃?”

  朴太闲恍然大悟:“燕大人此言及对。”

  燕七笑容玩味:“记住,车贤基和车贤重是天平的两个砝码,一个都不能少!少了谁,这场戏都演不下去。”

  朴太闲用力点头:“大人所言,如醍醐灌顶,我受用终生。”

  “好,快去想个办法,放走车贤基。”

  “这就去办。”

  朴太闲见到车贤基似无头苍蝇,冲到了最左边的城墙处。

  这里,恰好有一处西城门,只不过是关着的。

  朴太闲向涛神耳语。

  涛神一箭射出,击断了西城门上的锁链。

  咣当!

  西城门倒下。

  车贤基大喜,什么也顾不了,立刻率领亲信,从城门逃出去。

  车贤重大急:“快追上去,将车贤基碎尸万段。”

  “郡王,我亲自追杀车贤基。”

  朴太闲立刻带人追杀车贤基。

  许久!

  朴太闲带人回来,唉声叹气:“郡王,车贤基后面还有一万大军守护,我不敢强行进攻。”

  “哎……”

  车贤重恨恨的一跺脚:“难得的机会竟然溜了,真是可惜。今日,若是能干掉车贤基,这诺大的高丽,可就是本王的了,天不助我,天不助我也。”

  燕七望向朴太闲,彼此之间掩饰不住笑意。

  涛神命令关城门。

  刚刚关上。

  车贤基的后备大军便杀了过来。

  德川滕刚也折返回来。

  他半边脸被烧毁了,看起来怵目惊心。

  只是,他为人狠辣,竟然不当回事,指着城墙之上的车贤重:“你给我等着,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车贤重刚要还万分得意,现在看着德日滕刚怵目惊心的嘴脸,又虚的想去尿尿。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854/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