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御史,朱由校微微点了点头,一旁的太监立即用尖锐的声音大声道:“准!”

  得到获准后,曹坤从衣袖里掏出了奏章,重重的咳了一声后开始大声朗读起来:“臣闻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今有江宁侯、征南大都督杨峰,卫国征战,北灭建奴,南平海盗,为国立下不世之功。陛下身为天子,理应有功则赏有过责罚,臣以为可册封江宁侯为国公,世袭罔替,以兹褒奖。”

  “咦!”

  “嘿!”

  “呵呵……”

  “啊……”

  金銮殿里响起了一阵各式各样的压低的声音,自行听的话就能中听到惊讶、气愤、不屑、欣喜等种种情绪,仿佛人生中各种表情全都包含其中。

  就连杨峰也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哥们跟这家伙没那份交情啊,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友军?

  惊讶过后便是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即便有巡查御史出来训斥也没能弹压下来,毕竟这个消息实在是有些震撼。要知道这可是国公的爵位啊,大明朝已经两百多年没有封国公了。

  是……大明每代帝王娶老婆的时候都会顺手把皇后的某个亲戚封为伯爵,但那只是虚衔,而且是没有铁卷丹书不能世袭的,充其量只能是富贵一代人。

  而杨峰呢,原本就已经是侯爵了,现在有人提议将他的爵位提到国公,这可不是提一级的问题。明眼人谁都知道,只要杨峰晋升为国公,那么大明朝的勋贵一系必然是以他为首,这是毫无疑问的。

  别看大明的勋贵平日里给人的印象全都是斗鸡遛狗不务正业,被明朝的文官集团压制得不像样子。但事实上谁也不能否认他们的能量,经过两百多年的繁衍,大明勋贵的力量早已渗透到了大明的各个角落。

  原本如今的杨峰已经够醒目了,若是再让杨峰统合了勋贵的力量,那后果……

  想到这里,一股股愤怒的眼神犹如历芒般刺向了曹坤。

  只是我们这位曹御史却仿佛没有丝毫感觉似地悠然自得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目视前方,仿佛刚才出来点火的人不是他似地。

  朱由校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诸卿以为如何?”

  金銮殿里沉默了一会,一名官员走了出来大声道:“启禀陛下,臣以为曹大人此议不妥。

  我大明自从开国以来,但凡能封国公者无不是有大功于国,江宁侯于我大明固然有功劳,但距离封公爵嘛还差那么一些,加之江宁侯如今尚未到而立之年,若是此时便封国公,日后若是再立下功劳应该如何封赏?

  因此臣以为此事暂时搁置为好,等过几年再说,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看着这家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杨峰差点被气乐了。要不是老子,再过几年大明就要改朝换代了,你居然说老子的功劳还不够,不够你妹啊!

  而且再过几年这个托词就跟后世官场上那些公务猿们说的再研究研究根本就是同一个意思,谁信谁就是傻子,几年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啊。

  这名官员的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不少人出来附议。

  “陛下,臣以为嫪大人说得有理,此事日后再议为好。”

  “江宁侯虽然劳苦功高,但毕竟尚未到而立之年,贸然将其封为公爵确实太过仓促,应当从长计议。”

  杨峰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冷眼看着那些人的表演。虽然他就不在朝,但也认得出来这些人几乎全都是东林党的人,看来这是东林党对前几天自己在天津拒绝钱谦益提议的反击啊。

  朱由校眯起了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官员们声情并茂的表演,虽然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站在一旁伺候的三德子却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

  良久,直到声音渐渐停止后,他才问道:“诸位爱卿都说完了吗?”

  一众东林党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得意的眼神,按照大明潜在的规则,这种事若是有太多人反对的话,皇帝一般都会尊重臣子们的意见。所以在他们看来,杨峰封公爵这件事八成是黄了,于是纷纷躬身道:“臣等已说完,请陛下圣裁。”

  朱由校点点头:“嗯,你们是反对江宁侯封公爵的,那么有谁是赞成的啊?”

  “臣等赞成曹大人!”

  “臣以为江宁侯这些年劳苦功高,封公爵是理所当然。”

  “臣附议!”

  有些出乎杨峰意料的是,居然有一批勋贵公然站出来支持杨峰封公爵,这可就让他感到挠头了,要知道杨峰不仅跟文官的关系不好,跟朝中勋贵的关系也比较生疏,怎么今天跳出来那么多勋贵支持他。

  “唔……”

  朱由校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杨峰。

  “杨爱卿,你对此事是怎么看的?”

  听到这里,不少东林党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现在满朝文武都在看着他,只要杨峰口出推脱之词,他们跟上去再补上一刀,今天这事就算是正式搅黄了。

  但众人还是小看了某些人的“无耻”。

  听了朱由校的话,杨峰慢慢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臣自认为这些还是为大明立下了不少功劳的,这位曹大人的提议臣以为还是可行的!”

  “轰……”

  什么叫做在密室仍手榴弹,这就是了。

  杨峰的话已经不仅仅是仍手榴弹了,而是直接扔航空炸弹了,整个金銮殿都被他炸得晕头转向。

  几乎所有人的内心都涌起了一句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自己赞同自己封公爵,这已经不是前无古人的问题了,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人敢这么说了。

  金銮殿上一阵大哗,不少官员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自己说自己应该封爵,你的脸皮还能再厚一点么。

  看着陷入混乱的金銮殿,杨峰缓缓转过身子,对身后的官员说道:“刚才是谁说这些年本侯立下的功劳还不够,不应该封公爵的请站出来。”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886/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