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自顾忙自己的事情。

  他挖土、播种、浇水,再重新把土铺盖在种子上。这一个流程下来,大半个时辰的时间,一下就没了。对李渊来说,他虽说上了年纪,但在王灿这里,有王灿照顾着,且时常锻炼一下身体,身子骨其实很硬朗,干了这么长时间的活,也不觉得疲惫。

  反倒是精神矍铄。

  神清气爽。

  普济大和尚等人,却是等得蔫蔫的。他们这一群大和尚,都是五六十岁的,一个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哪里这么一直站着过,可是在李渊这里,他们不敢坐下,甚至于都不能大幅度的挪动身体,一个个身体都快僵住了。

  很是不习惯。

  在他们等得望眼欲穿中,李渊洗干净手,穿着一身粗布麻衣,来到普济大和尚等人所在的位置站定,便是很随意在田坎上坐下来。

  李渊坐下来休息,却是轻松了。

  普济大和尚等人坐蜡。

  依旧是站着。

  他们可不敢像李渊一样随意,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站着。

  李渊抬头看去,见一个个愣着站在面前,笑道:“都愣着做什么,坐吧。”

  一个个忙不迭摇头。

  在李渊的面前,他们可不敢随意坐着,尤其他们这一遭,可都是有求于李渊的,所以更不敢随意,要给李渊留下好印象。

  平日里,在他们各自的寺庙中。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在他们的面前,那都是不足挂齿的,因为到了寺庙中,就有有求于佛,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在寺庙中见了他们,那都是矮了几分的。

  即便是皇帝在寺庙中,也无法高高在上。

  可今天,李渊这个过了气的皇帝,却是让他们战战兢兢。

  李渊见一个个大和尚不愿意坐下来,冷笑道:“怎么,都不愿意坐下来。莫非是,嫌弃这田坎不干净,还是嫌弃田坎太小,容纳不下你们的屁股。”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变色。

  普济大和尚连忙道:“太上皇,我等不是这个意思。”

  他一招手,示意众人坐下。

  普及大和尚却是在最前面坐下来,是挨着李渊最近的距离。

  李渊说道:“说吧,你们来所为何事?”

  普济大和尚深吸口气,道:“陛下,我们之所以来,是为了如今朝廷勒令佛门交出土地、钱财等命令的事情。”

  李渊眉头上扬,斜眼一扫普济,淡淡道:“朕如今,已经是不过问政务了。这事情,你直接去皇城找皇帝就是,找我却是找错了人。”

  普济大和尚道:“太上皇,您是陛下的父皇,是最说得上话的。”

  李渊道:“朕可说不上话,难道你们不知道,朕这个皇位,都是被皇帝逼下来的。如果朕说得上话,还会被撵下吗?所以啊,你们找错了人。”

  普济大和尚闻言,顿时哑然。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李渊怼了回来,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这是普济为难的地方。

  然而,在普济身后,一个刚满五十的和尚,却是站了出来。他的年纪在众人当中,算是比较小的,而且他虽说看上去也颇为富态,挺着一个大肚子,但在所有人中,也算是相对比较瘦一点的。此人名叫玄照,是长安城区域内,一个名叫普陀寺的主持。

  玄照走到了普济的身旁坐下。

  他向普济点头致意,便看向李渊,郑重道:“在下玄照,见过施主。”

  李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哟,这倒是来了一个胆大妄为的。见到了朕,不说参见太上皇,反倒是说施主。”

  玄照不卑不亢道:“在佛的眼中,无分老弱,无分贵贱,所以太上皇在贫僧的眼中,便是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故而贫僧称呼太上皇为施主。”

  李渊淡淡道:“既然朕是普通人,何必要来找我呢?”

  玄照笑了笑,不急不躁的说道:“施主,这不同的人,各有不同的擅长。譬如,有的人擅长耕地,有的人擅长抓鱼,有的人擅长捕猎,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缘法和擅长的。而施主便是不一样的普通人,因为施主和皇帝陛下的关系亲近,能说上话。故而,我们来找施主。”

  “有意思。有意思。”

  李渊那苍老的面颊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觉得颇有意思。

  眼前的这个和尚,说话很有玄机,虽说有一些强词夺理,但能说出来就是不错。

  李渊笑道:“可惜,朕实际上,是帮不上忙的。”

  玄照并没有就能否帮忙,是否愿意帮忙这个问题纠缠,他话锋一转,便说道:“施主可知,因为朝廷的举措,勒令各寺庙交出所下辖的土地,以及清查财产,对大唐造成了何等的影响。这一影响,那是不可估量的。”

  李渊正色道:“有什么不可估量的?”

  玄照说道:“就目前来说,已经造成了三点巨大的影响。”

  李渊掸了掸褶皱的衣袍,说道:“朕悠闲没事情做,你这和尚说造成了三点影响,那么朕就听一听,你要怎么说。来,开始你的阐述。”

  玄照道了声阿弥陀佛,便开口道:“施主,这第一点影响,是天下有无数的僧人流离失所,失去了庇护之地。这大唐,变得不安稳了。”

  “天下间的寺庙,不可胜数。”

  “每一座寺庙,不说多了,数百人是有的。可如今寺庙处处遭到打压,一座座寺庙的土地被清算,财产被剥夺,根本无法再豢养僧人。”

  “毫不客气的说,这天下间的寺庙破败,至少十数万人流离失所。”

  “这就是导致地方混乱的。”

  玄照脸上的神情,充斥着严肃,道:“施主,十数万人流离失所,这可是极大的影响。甚至于,会影响到大唐的稳定和安宁。”

  李渊听到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笑了笑,却是不置可否,没有多说什么,便道:“此时且搁置,暂且按下不谈,那么第二个方面呢?”

  玄照见李渊主动问及第二点,反倒是有些欢喜,因为这似乎是吸引了李渊的,所以玄照便再度道:“这第二件事,是朝廷失去了法度和信誉。”

  “天下间的寺庙经营,一贯是按照朝廷律法办事,不曾违法乱纪。这样的寺庙,接受百姓的馈赠,那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普通人之间,尚且可以送礼。”

  “寺庙怎么就不行了。”

  “可是朝廷,却是无视寺庙的存在,强行要征收各寺庙的土地。这么做,等于是直接对百姓下手一样,是把寺庙、百姓当作猪、羊一般,毫无仁义可言。”

  玄照正色道:“朝廷做事情,应该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如此,才能得到信任,才能让人信服。可如今朝廷的做法,明显是违背了这一制度和原则的。这样的安排,那是极为不合理的。太上皇,这便是我提及的第二点理由。”

  李渊又是笑了笑。

  作为皇帝,李渊可甚至寺庙的情况。玄照的这些话,看似是有道理,可实际上,却又没道理,因为很多是站不住脚的。

  李渊却没有去反驳,只是淡淡道:“第三个原因呢?”

  玄照表情肃然,更有宝相**的神情,郑重道:“这第三个原因,便是朝廷的做法,伤害了无数佛门僧人的心,更伤害了无数佛家信众的心,会让天下间万民,都记恨皇帝的。”

  “普天之下,有信奉道家的,有信奉鬼神的,有信奉巫神之类的,但更多的是信仰佛家,成为佛家的信众。”

  “无数人,认可佛门清规纪律。”

  “无数人,赞赏佛门。”

  “可如今朝廷却是大规模的打压佛门,甚至于把佛门的人,当作是猪、羊一般宰割。在这样的情况下,万民百姓会对皇帝失望的。”

  玄照正色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是极为正常的道理。而按照我佛门因果来说,皇帝这般处置佛门,是要遭到报应的。为皇帝记,为大唐记,怎么都不应该采取这样的策略。所以,我是不赞同朝廷举措的。”

  “这,就是我提及的三个方面。”

  “朝廷应该是让人信任的。”

  “朝廷更是庇护万民的,而佛门的僧人,也是万民之一。所以皇帝如今的做法,却是没有顾忌到佛门僧人。”

  玄照双手合十,说了一句阿弥陀佛,便再度道:“施主,这就是贫僧提及的三点影响。不知道,施主认为如何?”

  李渊捋着颌下的胡须,忽然间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似是带着趣味。

  仿佛察觉到什么趣事儿。

  玄照看到李渊的笑容,听着这爽朗的笑声,脸上的神情却是僵住。原本他认为,应该是能劝说李渊的,能说服李渊的,但李渊的反应,分明是丝毫不受影响。

  玄照一番话,等于是白说了。

  这样的一个情况下,玄照颇为受挫,他深吸口气,郑重道:“施主,事关大唐的安定。还请施主不吝力量,助我等一臂之力。”

  李渊一听到这话,摇了摇头道:“可惜,朕已经不管朝廷的政务了。所以,你们不必多言,劝我没用的。”

  众人一听,都是僵住。

  失败了。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909/2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