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相遇

小说:三国之我是袁术 作者:长不大的肥猫 我要报错
  两支铁骑迎面相向。颜良文丑看着那道火红的身影,脸色略显难看。

  “吕奉先!”

  迷雾之中,不只是楚军,他们也都分辨不清东南西北,只能一通乱闯,结果没想到正迎上率领并州狼骑的吕布。

  狭路相逢,不战即死。

  心有默契的兄弟二人根本就无需任何交流。在发现面对的是吕布之后,策马奔腾的二人本能的相互向着对方靠去,准备联合对敌。

  率军冲锋的吕布此时心中正略感无趣,方天画戟轻轻一划,前方数名赵军步卒顿时横尸于地。再随手一刺,一员赵军裨将便倒下了马下。

  “都是些杂鱼,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吕布心中不爽道。

  失去了袁绍的方向而且还弄不清自己所处的位置,吕布在迷茫之中只能凭借本能往敌军最多的地方冲去。哪里想到却是大鱼小鱼一条没捞到,全是些不堪一击的虾兵蟹将。

  忽的发现颜良文丑出现在了不远处,饥渴已久的吕布立刻露出了饿狼一样目光,心中战意沸腾。

  “来的好!”兴奋的大喝一声。

  双腿微夹,赤兔瞬间明白主人心意,脚步陡然一快,如飞箭一般向着颜良文丑直射而去,将身后的并州铁骑瞬间甩远,只留下一道道残影。

  并州铁骑见主将如此“抛弃”了他们,心中毫不意外。对于这么个任性的将军他们已然习惯,见到能打的就要上去过两手,根本就是个武疯子。在江东憋了这么久,现在能忍住就怪了。

  兴奋起来的吕布一改之前的松散,手中方天画戟不断的狂舞着,赤兔马踏过之处残肢满地、鲜血遍野,简直如魔神降临一般,恐怖威势令人不敢直视。单人单戟在大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势如破竹的直冲颜良文丑。

  看着越来越近的吕布,以及那方天画戟之下如稻草一般不断倒下的士卒,颜良文丑心中愈发的压抑,甚至忍不住都产生了怀疑。

  这厮的内气真的被云气压制了吗?没有被内气加持的画戟一招一式竟能打出如此威势。

  文丑忍不住心中一动想要催动体内的内气,果不其然无法动用。在军团云气的压制之下,内气就仿佛一潭死水,根本不听使唤。

  浑身战意升腾,颜良文丑二人心中皆是怀揣着死志,因为他们的对手是吕布。唯有置之死地,方能有一线生机。

  “杀!”

  颜良大喝一声,双手紧握刀柄,双臂的肌肉高高鼓起、青筋直冒。蓄势已久的大刀由上而下直向吕布劈去。

  与此同时,文丑手中长枪一抖,九朵枪花同时浮现,裹挟着无限杀机刺向吕布。

  面对吕布,二人从没想过留手,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杀招不断。

  “不错!”看到配合默契的二人,以及声势浩大的两记进攻,吕布嘴角微微上扬。

  紧握方天画戟,毫无花哨的一记斜扫。戟刃将颜良的大夏龙雀刀劈开之后其势不减的在九朵枪花之中劈中那唯一真实的一朵。

  “刀法浑厚,力量不错,但和关云长比还是差点意思。枪术能抖出九朵枪花,已臻至化境,但略显死板、虚实之变幻太过明显,而且力量不足。”对招之余吕布还不忘点评一二。

  在战斗之时还被对方评头论足,颜良文丑顿时脸气的通红。

  “吕布小儿,休得猖狂!接我一招!”颜良眼中满是怒火,口中爆喝一声。

  心脏剧烈狂跳,全身血液瞬间以数倍于平常的速度流动着,颜良整个人犹如刚被煮熟的大虾一般,全身通红。浑身散发出血色的蒸汽,配合上其魁梧的身躯、丑恶的面庞,看上去极为吓人。

  “横扫千军!”

  大夏龙雀携带着万钧之势向着吕布横劈而去。

  “铛!”

  沉重的撞击声响彻天地。吕布双手持戟,后发先制的将颜良势在必得的大刀挡住,身形却只是略微晃动。

  “还不够。”吕布微微摇头。

  这种招式对于虎牢之前的他而言或许还有点威胁,但在经历了虎牢之战以及徐州之败后,吕布的精神和经验依然达到了巅峰甚至是再度升华,一身武艺已更上一层楼,进步了不止一两点。

  更何况在和关羽对战多次之后,颜良这种“拙劣”的刀法已再难以入吕布之眼。

  此时的颜良力量恐怕比关羽还要强,但是这一刀的威力确实远不如后者。若是关羽在此,同样的力气其起码能多发挥出两三成的威力。

  趁二人僵持,文丑的长枪不知何时已向吕布捅来。

  双臂一用力,方天画戟将大夏龙雀震开,吕布一记“锁”字决,用戟头将长枪锁住。

  稍微用力一拉,文丑只觉得一股无可阻挡的巨力从手中的长枪传来,差点将他从马山拽了下来。

  “好恐怖的力气!”文丑连忙沉住重心,一记千斤坠拉住手中的长枪,不让其被夺走。

  在此时,颜良发现了兄弟有难,心有默契,大刀立刻杀到。

  吕布果断收手,暂时放过文丑的长枪,将大刀挡住。

  与吕布对战,尽管有所心理准备,但颜良文丑还是觉得无比的绝望。

  强!毫无缺陷的强!

  力量比你大,出手比你快,反应比你敏捷,武艺比你高超。你的短处,对方远比你强,你的长处,对方还比你强。这样的对手,怎么打?

  本着练练手的想法,吕布压制着实力和颜良文丑二人打了数十个回合。双方你来我往,刀枪挥舞。吕布始终是那么平波不惊,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样子。而颜良文丑却是气喘吁吁。

  “好了,你们来的实力我已经摸清楚了,也玩够了。现在该办陛下交给我的正事了,否则的话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上战场。”吕布看着疲态尽显的二人,淡淡道。

  言罢,手上力量再增数分。方天画戟如一道漆黑的闪电一般从颜良文丑二人面前划过。

  没人能够形容这一戟,颜良文丑甚至都没看清,戟刃就已经擦到了身上。

  实力达到极致,已然返璞归真。吕布这一戟看似寻常,却将自身的力量、速度和技巧全部凝结于其中,即使是颜良文丑这等顶尖武将都反应不过来。

  好漂亮的一戟。

  颜良文丑心中忽的升起这种想法。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911/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