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

  杨乔带着丫丫来到了一个正在安装门窗框的房间里面,里面的工人看到杨乔停了下来。

  “不用停,对我们没有影响的,我看看你们设计的这个东西。”

  “好的,郎君。”

  听了一会总管的介绍,杨乔感觉,还是要来看看的好,不是不放心这些技术人员的设计,而是想看看他们掌握的技术到底怎么样了。

  “爹爹,这个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丫丫拽着杨乔的手指。

  “好好跟着爹爹看,好好观察你能够看明白的,有需要讲解的,爹爹自然会跟你讲解了,这带你出来,可不是让你玩的,自然是带你出来学习的,不然,我会把你放在学校里面了。”

  杨乔跟丫丫严肃的说道。

  宝宝教育,要从小抓起啊,额,是抓起管理的教育,至于文化知识的学习,有固定的教材就够了,可其他的东西,就不一样了,而丫丫,将来同样是杨家的一个女长老,所以,嗯,从小带好了,尤其是,丫丫,是属于老姑娘的说法了,额,老姑娘,不是老了的意思,是最小的意思,就是她所有的哥哥姐姐都要让着她什么的,所以,这最小的,就更加应该注重教育,不然大了,还真不好说了。

  “爹爹,这花格棱难道是保护宝宝的?”

  花格棱,这是窗框上的木头的花格子,就是起到了杨乔前世那木头门窗上的钢筋护栏就是了,而这里,一般条件以上,这窗户,都是用这种花格棱来保护的,自然,外面是玻璃窗了,嗯,开窗子有影响,没有啊,有机械推动锁定的装置,都不需要把手伸出去直接推窗子的,甚至,收回来锁定,都不需要用手碰到,不过呢,这花格棱的不好就是太挡光了,所以,一些办公场所的窗子,保护还是采用了简单的钢筋阻挡,就是竖着几根钢筋。

  丑是丑了一些,不过,保护作用好,还亮堂,尤其是在楼上的时候,这个保护,那是没的说的,不过,这密度需要达到,至少,不要让小宝宝把脑袋伸出去,脑袋伸不出去,就没有危险的。

  “爹爹,好像伦经常听到你说安全的事情,安全,就那么重要?”

  “安全啊,在爹爹眼里,不会说什么众生平等,我讲究的是自然就是,有人要杀我,那么我反杀,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而且,超过了我的底线,我会在有限度的范围之内来报复,这就是前面我们的那场战斗了,你能理解?”

  杨乔跟丫丫讲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其实,总结起来,就是太祖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已,还有那个超过底线,底线是什么?

  “他的底线是什么?”

  此时,李二听到汇报,也在询问这个说法,边上,有几个老家伙在身边,什么程妖精,老黑,李靖等人,这是一群老家伙的聚会,嗯,没有几次了。

  “圣上,老臣认为,他的那个所谓的底线,就拿上次的那个袭击来说吧,他的底线,不是他的那个侍女,本来么,收买人什么的,这是常规手段,老臣认为,他不应该为这个事情发火,养不住人,那是他的错了,可他的底线是什么呢,应该是用人质威胁人,还有,人质,还被杀了,这,也许是他的底线,之前很早,他就为了他的妹妹发过火,到现在,在长安城里,还有几个当初抓他妹妹的人趴在街上乞讨呢!”

  这个李靖,没有什么事情可干,这不,整天惦记着研究别人呢,额,估计,他也没有几天好研究了,这不,看这样子,也差不多到天限了。

  “嗯,你这一说,还真有那么一些意思,就是说,人们都很怕拿家人来威胁人,你说,如果用家人威胁,是管,还是不管呢,不管,无论是从道义,还是道德什么的,都说不过去,就算是这件事情过去了,就算是家人没有事情,也会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额,这李二都学会心理压力这个说法了。

  “可是,就是这样,能把人救回来么,除非对方心软,不然,总会死人的,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了,可,要是管了呢,更加简单,还是那个说法,对方能够心软,不然,那是鸡飞蛋打了,你们说,如果你们遇上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办?”

  “应该怎么办,无解?”

  这老程虽然犯浑,可是,不能不实话实说,那是真的无解。

  “所以,这次他杀无辜,就是给所有的人一个威胁,如果你动我的家人的话,说不定我会灭了你的族。”

  说着说着,李二都有些哆嗦。

  这么多次的对杨乔袭击,李二不会认为每次的袭击,杨乔不会查不出来,这些袭击到底是谁办的,其实,这事情,杨乔都有暗示了,几乎每次都有暗示,你看不出来,我不管,可是,真正超过了底线。

  是的,有暗示了,在火车站,杨家的私家火车站附近,杨乔给暴尸了几个人,这几个人,那就是无辜的,其实,也不是无辜,杨乔这个所谓的无辜,是没有犯着他而已。

  当李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才考虑起来之前的很多次的汇报,他一直相信杨乔会知道是谁做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杨乔会知道的那么快,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呢,刚袭击完了,杨乔就知道消息了。

  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无论是弓箭,还是刀具什么的,都能够看出来的,这个,自然是需要观察力了,自然,还有话痨的配合,知道是谁,而且,接下来什么动作都不做,至少,杨乔的这暗示,话痨不知道,所以,话痨还是会很高兴的告诉杨乔的,这种无用的消息,说了,也就是说了。

  “所以说,圣上,那死的一家,尽管是下人,他也把他们当做家人来看了?”

  一边,程妖精嗡嗡的说着。

  那个,程妖精暗自高兴呢,自家,可跟杨家有好多的联系的,自然,自家的危险会小一些的,尤其是大小子。

  “而对于这里所谓的安全呢,就是,如,我们的建筑队,刚才总管也说了,出了安全事件,这个,就是我需要关心的了,为啥,这是我们家的产业,在我们家工作的工人,就是临时的,那也算是我们家临时的家人了,如果说他出了事情,你说我会高兴么。”

  “爹爹,伦明白了,意思就是,作为家人,这安全是要关心的,而且,这个家人的范围很广,窄的方面就是,如,伦,娘亲,大娘,姐姐哥哥他们,还有家里的总管,侍女工人们?”

  “嗯,你这么小,临时,也只能给你这么一个解释,还有这个防护,等以后,你就明白了。”

  “嗯,或者说,用一句话描述,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你好好理解吧,这个门前雪,还有瓦上霜,嗯,你需要好好理解几年了。”

  此时,杨乔跟丫丫一边交谈着,一边离开了这个院子,这个院子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各项的装修活动都开始了,用不了多少天,这里人们就会搬迁进来居住了。

  是的,搬迁进来很快,甚至,并不比前世的那什么钢结构慢多少,而且,这种建设还结实。

  这,就是杨乔让人用大的土砖的好处了,去湿快,甚至,都不需要等待,只要过个一两天,就可以直接装修了,嗯,甚至连那预制的水泥里面的水分都不需要太过在意,自然,这水分,还是需要散发出去的。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970/1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