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晧然对着急躁的虎妞显得很无奈,并没有急于跟上她,而是转身朝着马车望过去,却是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吴秋雨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身穿幽雅的撒花细纱裙,腰间用一根可款的腰带束着。从马车下来后,手持着一把油纸伞,宛如一位仙子般。

  这对夫妇相视一眼,仿佛心有灵犀般,二人并行朝着虎妞的方向而去。

  有着丫环和护卫相随,前面又有顺天府衙的捕快开道,特别是看到走在最前面的虎妞,哪怕是再嚣张的公子哥亦不敢凑过来。

  吴秋雨对于前来琉璃厂这边逛街,亦是满心的欢喜和期盼。故而在虎妞提出摒弃鼓楼之时,她当即进行了响应,最终是以二比一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却不论是虎妞,还是林晧然,似乎都有着一点吃货属性。这从城北大老远走来,正是为了虎妞所隆重推荐的羊杂汤。

  “哥,嫂子,就是这一家!掌柜的,给我们每人上一碗羊杂汤,我可是跟我哥立了军令状,说你的羊杂汤是全京城最好的!”

  虎妞先是朝着远处的林晧然和吴秋雨招手,接着对着小店里面的老夫妇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个沉默寡言的掌柜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而那个大娘连连笑着道:“呵呵……这位大小姐你尽可放心,咱这都是祖传手艺,保证能让你哥满意!”

  林晧然走进店里看到香喷喷的羊杂汤已经出炉,那个大娘将一碗羊杂汤小心地端放到了虎妞的面前,而虎妞则是望着他并向前一推。

  林晧然不客气地坐到虎妞的对面,带着勺子便是吹着热气喝了起来。随着浓汤送到嘴里,当即有一股浓香的羊杂味扑鼻而来,让到他当即胃口大开。

  虽然浓汤中有一股像是胡椒的味道,但他却明白胡椒产自于南洋,虽然胡椒不至于西方人那般疯狂炒作,但肯定不是一家小店铺能够用得起的。

  “哥,看吧!我都说了,这是全京城第一好吃的羊杂汤!”虎妞将林晧然的反应看在眼里,显得洋洋得意地仰着脸蛋说道。

  若不是她的脚已经长长了,不能再悬于板凳之上,恐怕又是得意地晃起脚丫了。

  林晧然在吃过一块羊肚后,对着旁边满脸喜滋滋的大娘道:“大娘,给我来两块烧饼!”

  “好咧!”大娘虽然深知自家的羊杂汤好,但被夸赞是全京城最好吃的羊杂汤,整个人亦是眉飞色舞,应了一声,便回去那个灶中取烤得表皮焦黄的烧饼。

  正在灶前的掌柜手心已经冒汗,对着前来的老婆结结巴巴地道:“林……大人!”

  “什么林大仁?”大娘不解地望了他一眼,取了烤饼便是送了过去,显得很是热情地招待着这认可她家羊杂汤的贵客。

  掌柜已经认出进来的年轻人正是顺天府尹林晧然,虽然他是感到一点荣幸,但作为一个升斗小民,实质更多还是害怕。

  他担心素来口无遮拦的老婆子说话没有分寸,或者这位大人物对羊杂汤或烧饼不满意,从而惹怒了这一个大人物,进而将他这间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小店给砸了。

  如此种种,得罪恶少而家破人亡地故事听得实在太多了,而这位可比恶少还要厉害一万倍,这一位可是高高在上的顺天府尹。

  当看着老婆子将烧饼送过去,不仅没有即刻回来,竟然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自卖自夸。他很想用抹布堵住这个臭婆娘的嘴,而自己则是上吊的心都有了,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

  好在,那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并没有发怒。在吃过羊杂汤和烧饼后,似乎还夸了一句,便是带着人离开了他的店。

  “当家的,这位公子哥出手真阔绰,他的娘子长得跟天仙一样,虎妞更是讨人喜欢!我看他不是富家大少爷,定然就是举人老爷!”太娘拿着碎银子走过来,显得喜滋滋地推测道。

  掌柜眼睛复杂地望着她,显得心有余悸地说道:“富家大少爷?举人老爷?你可知他是谁?他就是咱们大明的林文魁,现在的府尹老爷!”

  啊……

  大娘正想要将碎银子小心地收好,在听到这个身份的时候,嘴巴张得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脸上浮起了难以置信之色。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若是你下次再如此多嘴多舌,咱这家店迟早要完蛋!”掌柜看着她似乎害怕了,当即进行说教道。

  大娘却是回过神来,望着自家相公显是答非所问地喃喃道:“当家的,我们似乎要……发了!”

  京城的五月,已经处于夏日的炎热中。随着烈日渐渐高悬,热闹的街道受到了考验,很多男男女女更愿意挤到旁边的店铺或酒楼中去。

  在吃过美味的羊杂汤和烧饼后,林晧然跟虎妞、吴秋雨便是分道扬镳了。虎妞带着吴秋雨前去那一条女人街购买绸缎和胭脂,林晧然则是前往一家茶楼。

  “学生见过老师!”

  王弘海等门生早就恭候在一间茶室中,当看着林晧然从外面出来的时候,当即纷纷起身显得恭敬地行礼道。

  他们四人是去年广东秋闱的新科举人,今年春闱的新科进士,亦是很幸运都留在了京城之中。除了担任翰林修撰的王弘海外,一个是吏部见习主事和刑部见事主事,另外还有一名是无官无品的理刑进士王军。

  新科进士被分配到都察院熟悉政务,理刑半年,故而名为理刑进士。半年期满后实授御史,是一条直通都察院的绝好路子。只正德时期已经废除此制,却不知为何郭朴今科又开始试行。

  京城有一种猜测的声音则是,郭朴想要直接培养一些热血的监察御史,而不是严嵩或徐阶的发声虫。

  “坐吧!”

  林晧然微微地端着老师的架子,对着四人温和地抬手道。

  由于在本月初一的时候,他并没有时间面见来访的四位门生,故而选择约在今日,亦是将见面地点放在这间普通的酒楼中。

  王弘海等人已经是真正的官场中人,且林晧然又是他们的恩师,都是等着林晧然的屁股坐下,他们才接着正式落座。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976/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