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两方面

小说:诡三国 作者:马月猴年 我要报错
  等消息传递到了阆中的时候,斐潜只能看着张松和杨松哭笑不得。

  这个算是什么事啊!

  这么大的事情,两个大活人在成都,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预先探查到,差一点被人堵在被窝当中,这是要说这两个人心大呢,还是说这两个人无能呢?

  其实想想,多少也能理解,毕竟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军事上面的好手,从阆中至成都这一路上,又都是顺风顺水,结果恐怕也是放松了警惕,再加上刘备……

  这个刘备啊,斐潜微微撮了一个牙花子,然后让两个难兄难弟下去休息。说责任么,也并非没有,但是要说完全是这两个人的责任,也是不通情理。为上者,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度衡。

  如果张松杨松在成都是负责护卫,手中有兵卒,然后如此这般丢城弃兵,孤身逃回,那么立刻推出去斩了也不会有任何人觉得这两个人有什么委屈的,但是这两个人明显在成都市没有什么兵权的,要有也只有张松可能有一些,不过张松有还是外臣的身份,要治罪按照道理也要刘璋来,跟斐潜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说起来,现在去追究张松杨松的什么责任,也没有多少意思,重点是成都竟然被刘备占了,这确实是出乎斐潜的预料。

  刘备怎么能就这样得了成都?

  虽然斐潜有些不能理解,但是实际上,这一次斐潜是做了刘备的助攻。

  正常来说,刘备在当下的局面之下,并没有多少机会,但是一来斐潜搅乱了川蜀盆地原本的一潭死水,让许多原本被压在下面的鱼虾看见了青天白日,二来斐潜扯动了原本在成都左近的驻军,使得成都附近形成了空虚状态,第三个方面么,斐潜采用了阳谋来逼迫川蜀,但是同样也给予了刘备等人的辗转腾挪的时间……

  只能说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

  演变成为了这样的局面,斐潜也叹息一声。

  不过也并非全数没有好处。

  至少现在这个局面上,川蜀已经是分崩四离,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有矛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分裂,当分裂产生的时候,自己人捅自己人起来,那叫一个爽快……

  因为是自己人,所以知道捅哪里最痛。

  看看张松的样子就知道了。虽然说一见面哭得昏天地暗涕泪横流的样子也有几分角色扮演,但是多少也有些真心,尤其是说道其家中财物被劫掠的时候,更是豆大的眼泪如同涌泉一般往外喷溅,脸色青白,浑身乱抖……

  这是真心疼。恐怕比割了张松他的肉都疼。

  看的一旁的杨松也是心有戚戚,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

  刘备这是直接朝着张松等人下手了。

  想想也是必然。

  张松这些人,代表了原本川蜀大户,在斐潜抛出农耕技术之后,便多数要么倾向于斐潜,要么也在观望,并没有急迫的想要和斐潜进行开战的**,所以大体上可以看成是亲斐派。

  而与刘备合作的,要么是原本排挤川蜀人氏,要么是被庞羲打压的东州人员,这些原本被边缘化的人员,原本就不能在和斐潜合作当中摄取更多的超额利益,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走上了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道路。

  刘备是什么个德行,斐潜心中清楚,这种给点阳光便是灿烂半边天的主子,这要是得了成都,恐怕立刻就会开始整合……

  接下来,刘备必然拿类似张松这样的川蜀大户开刀,然后将其钱财一部分分给新投靠他的川蜀新贵,一部分拿来招兵买马。

  历史上的刘备也是这么干的,不过搞笑的是,估计历史上的刘备也没想着要在川蜀长待,所以下手也够狠,分赏也是很大方,结果没想到荆州老窝被人掏了,不得不又滞留在川蜀。结果这样一来,分赏出去的钱财都屯在各个大将府邸之内,一时半伙花不出去,然后川蜀市面上竟然因此导致铜钱奇缺,就连刘备手中都无法应付这样的局面,于是乎就搞出了一个什么当十直百的大钱的昏招来应急,不但没有救活川蜀经济,反倒是更是给川蜀经济沉重的一击,直至诸葛治理十年左右,才算是恢复了生气。

  至于现在么,刘备一来没有想到那么长久,二来么斐潜的压力迫在眉睫,所以肯定是涸泽而渔,顾得眼前……

  斐潜皱着眉,摸了摸自己下巴上长出来的短胡子,他这个胡子永远是不要想和关二爷比了,似乎手下武将当中,也只有张辽有这个潜力,其余人的胡子不管是密度还是质量,都是有些差别。

  也不知道关二爷那一把胡子,若是在行房之时,是会添不少麻烦,还是会多了不少情趣?起开,压到某胡子了?

  斐潜苦中作乐,微微笑笑,然后将注意力重新回到战局上来。

  现在的策略很明显,就两条。

  一条是趁着刘备立足未稳,挥军猛攻,趁着刘备还不能完全整合川蜀成都之地的资源,施加压力,击溃刘备等人的联军。

  另外一条路,就是维持原本的策略,只不过将计划之中的刘璋换成了刘备而已,然后等待川蜀内部自我分裂完成,刘备穷兵黩武之后遭遇反噬之时,便可不用多少气力直接取了川蜀。

  第一条路或许更快,第二条路明显是时间较长。

  第一条路弊端在于逼迫刘备等人,在外力的条件下,说不定反而促进了刘备等人的融合,就像是之前斐潜的举动给刘备助攻了一样,搞不好还帮刘备去芜存菁精简了队伍……

  第二条路的坏处是时间拖得太长,如果刘备自己控制调整好,反倒是给了刘备喘息和立足的空间,等想要再攻打,也就更添难度了,而且战事延长对于刘备是一种压力,对于斐潜自身又何尝不是……

  怎么办?

  怎么选?

  是左还是右?

  ………………………………

  征西将军斐潜略微有些犹豫不决,而对于刘备来说,则是一点犹豫的余地都没有。

  这也很好理解,俗话不是说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斐潜不仅要考虑川蜀,还必须全盘通虑,而对于刘备来说,只要顾得眼前当下就好了,至于其他方面,都是次要的。

  人们在回顾历史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形成一种廉价的历史优越感,然后对着历史人物品头论足,大有历史上这些某某某简直都是弱鸡,都是一群白痴,然后带着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感指点江山。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行为,在中二的时候最经常出现,就连后世开国太祖爷也避免不了,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从实际的情况来看,刘璋向荆州求援,找到刘备帮忙,对于当事人来说,已经是最优选择了。

  毕竟刘备的名声也不错,救孔融于危难,助陶谦于绝境;守刘表之北门,虽然还没有联孙权于赤壁,但是那一次不是旁人遇到了难事,便挺身而出,大义相助?哪一次不是尽心竭力,合作双赢?

  当然,历史上的刘备还要更加的名声响亮,响亮到了就连占据了荆州,孙权都没有办法多哔哔什么,只能是暗中记到了小本本上面。

  说什么刘备如狼似虎,进了川蜀便会吞并,那是后人知道了结果,反过来的推论,像刘璋这样,遇到了难题,然后得到了刘备这样的人相助,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像是一个遇到困难的企业招聘部门经理来解决问题,这人都还没有到任,然后就说这个人脑后有反骨,必有野心,将来会吞并企业云云,然后要求其他人一起信?

  低头一看,这个人的简历漂亮让人无话可说,不仅能治理平原那样的小工程项目,而且还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交口称赞,还接受过像是徐州牧这样的烂摊子,而且人家徐州陶氏轻工陶谦陶董事长还是亲自出马三让徐州,人家才勉强接受了,代理了,而且代理得也不算是差,要不是袁氏重工搞吞并,也不见得会垮台……

  这样的一个人才,然后就凭一张嘴,说这个人不好就不好?

  这若是放在当时,被暴脾气的张三爷知道了,直接拿长槊将串串了,估计也不会人说什么,坏人清誉,这在汉代,比后世的那种轻描淡写的诽谤罪量刑要重多了。

  因此,不管是刘璋还是刘表,选择刘备,都是一种必然,一种当下局面的最佳选择。而且刘表留下刘备的家眷,最大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好好照顾,而是为了制约,但是奈何遇到的是刘备。

  为了能够实现心中的野望,对于刘备来说,自家家眷又算得上什么?

  因此毫无犹豫的就丝毫不考虑刘琦等人的感受,立刻进军了川蜀成都,等到了消息传到了安汉之后,刘琦蒯琪伊籍也不由得相互瞪着眼睛,不敢置信。

  从某个角度来说,刘备虽然是客将,并不是直接属于刘琦之下,但是毕竟也是客将,多少有个好聚好散的仪式,像刘备这样完全不打招呼的行为,几乎就可以看作是刘备脱离客将的身份的举动了。

  但谈不上背叛,只是不合道理。

  就像是后世当中许多事情,不合理,但是合法一样。

  而且就算是真的论起理来,刘备也不算是完全不占优。

  刘璋请刘琦刘备来,是要做什么?是共同抵抗征西将军斐潜的入侵啊,那么这样一个大前提下,刘璋单独和征西将军使者会谈,虽然刘璋并没有最后决定,但是没有和刘琦刘备通个气,光凭这一点,岂不是很有可能掉头就将刘琦刘备这一方给卖了?

  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临战决断之下,刘备抢先发动,杜绝自家的隐患,再加上有吴懿吴班李恢等人做旁证,真要说起谁背叛了谁,便是谁也扯不清楚。

  扯不清楚就证明刘备所做作为并非没有道理,并非没有道理就没有办法指责刘备有违道义,没办法指责刘备违背道义也就没有理由鼓动其军分割其兵……

  搞得刘琦现在也是十分的犹豫为难。

  以前吧,能控制刘备这个若即若离的外包单位,全靠合同拨款了,给一点卡一下,然后再摸摸狗头,让其听话,但是现在这外包单位自己找到了一个大单子,然后愤然表示爱给给,不给拉倒,这要怎么办?

  一条路,紧紧抓住刘备的小辫子不放,斥责刘备没有按照合同条约办事,没有通报便私自外面接单,属于非法所得,按照道理应该上缴所获,并且追究当事人责任……

  另外一条路,全当作看不见,没这回事,然后要么寻求第二家的外包公司,要么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在这个事情当中获取一些利益……

  最重要的,这个市场上不仅有刘琦刘备刘璋的公司在,还有一家大西北畜牧产业公司在一旁虎视眈眈,准备随时进场……

  “故而……”刘琦长长叹息了一声,原来以为刘备这个浓眉大眼的看起来着实不错,没想到竟然也是个背叛革命的,“唯今之计,便只能是暂且坐视,置之不理了?”

  蒯琪觉得自己非常的忏愧,竟然没能帮刘琦早点揭开这个大耳贼的真面目,也是有些羞愧的说道:“饿虎在侧,不得不防……先看征西如何动作再说罢……”

  虽然说刘备占据了川蜀之中最为肥美的一块肉,但是刘琦这边若是能取了巴东,也算是给荆襄扩展出去老大一块地,虽然巴东这种贫瘠的山地,除了林木产出之外,也没有太大的经济附加值,但是毕竟好歹是开疆拓土了,不是么?

  虽然亏,但是也不算亏得太多。

  因此,具体要怎么做,关键还是要看征西,总不能这里全数打起来,然后让外围的征西白白捡到一个大便宜吧?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0983/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