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陛下对我党的看重,相信未来我们政党一定会如阁下所言的一样。”

  面对埃德尔鼓励的话,希特勒自己倒是认识的比较清楚。目前他最为关心的倒是**党的解禁问题,因为啤酒馆暴动**党被政府取缔了。当然作为党首的希特勒对此心急如焚,不过目前被关押在监狱的他对此却毫无办法。而这次与埃德尔的会面则是希特勒不多的机会,至少能够让**党保证凝聚力。让党徒们看到希望,这一点对目前的**党非常重要。

  说起来**党目前在德国名声大噪,不过被政府取缔让其元气大伤。尽管他提出的方针对民众有不错的吸引力,但是其不过是巴伐利亚一个小政党而已。

  “目前德国情况较为糟糕,我尽管是罗马尼亚国王,不过也是从西格马林根家族迁移到罗马尼亚的,所以对于德国我一样有特殊的感情。而贵党的主张,我认为也是解决目前德国困境的一种方式,只不过手段有些过激。”

  埃德尔当着希特勒的面大谈自己身上的德国血统,对于一战自己策划从背后捅德国一刀的举动完全无视,也顺便解释了他为什么要见希特勒的原因。

  而埃德尔的话也符合希特勒胃口,所以对于眼前的罗马尼亚国王,未来的元首开口回复道。“国王陛下对德国的善意,我非常感谢,之前陛下救助德国民众的善举就能看出来。”

  看起来埃德尔以个人名义的援助,让希特勒对他非常有好感。

  “之前对于起义失败,我自己也做过非常深刻的反思。之前我们党在德国举动的确激进了,完全没有考虑到德国的实际情况,为此我这个党魁负有主要责任。为此我在助手赫斯的帮助下,打算将自己自己的思想写下来,让所有的民众都知道我们并不是暴徒,我们不过是想要改变目前德国的困境。”

  埃德尔听到希特勒的话,知道这是他自传我的奋斗的最初想法。当然这本书在后世也是大名鼎鼎,埃德尔甚至也翻阅过,不过他没有看懂。

  而希特勒在说完之后,对赫斯做了一个手势,后者立刻从一旁拿出一份打出了手稿。希特勒好结果这份手稿递到埃德尔面前。

  “国王陛下的大名我早有耳闻,罗马尼亚能够由今天的实力完全是陛下的功劳。所以我想请陛下看看这份手稿,是不是适合目前的德国。”

  埃德尔听着希特勒的话,接过这份我的奋斗原始稿。对于希特勒的话,埃德尔认为他说的较为真诚,是真的想向自己请教。目前元首阁下在思想上还较为幼嫩,对于德国未来想法迫切的需要一个人来帮助他指出其中的不足。而这时埃德尔的到来,他当然不会放过请教的机会。毕竟埃德尔的能力在他看来非常出众,那么向他请教也是很合理的。

  埃德尔翻阅着原始稿件,在上面希特勒除了最开始讲述了自己生平和成长过程之外,稿件上都是对于德国出路的思考,当然拥有强烈反犹主义希特勒,也会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反犹主张。从原始稿件上来看,希特勒对于犹太人非常敌视,还有就是鼓吹德意志人团结起来的言论。

  总的来说是一本鼓吹德意志人的书,这对于目前失落的普通德国人来讲还是具有吸引力。

  在原稿上,希特勒认为德国的出路在于领土扩张主要针对东方的苏俄,对于西面则是需要打破凡尔赛条约强加给德国的负担。这也有可能是希特勒参加一战之后,对于德国方针的一种反思。希特勒敌视共产主义的原因,也是和苏俄以及目前德国国内的情况有很大关联,毕竟目前德国人心中,自己是被来自后方犹太资本家和共产主义者背刺了。

  所以他对于这两者都非常敌视,从中可以看出希特勒是一名狂热的大德意志极端民族主义者,而且还是一个极具能力的人。

  埃德尔看完这些原稿后,说道。“目前来看稿件的思想符合目前德国需求,不过就是表达上有些激进。有些地方可以不用写的那么露骨,完全可以等到以后执行时,在按照自己的想法慢慢做出改变。”

  对于原稿上的反共产主义,埃德尔认为没有问题,这符合罗马尼亚的利益,谁让目前罗马尼亚主要威胁就是苏联。

  至于反犹,拜托目前欧洲那个国家没有反犹过,只不过德国做的过于露骨。而埃德尔又不是犹太人的亲爹,凭什么关心这些人。就是后世以色列的亲爹美帝,在出现以色列配合英法入侵西奈半岛的时候,也敲打过他。

  至于其推翻凡尔赛合约,罗马尼亚又不是其主要受益者,凭什么让埃德尔去维护。

  所以对于这份原稿,埃德尔主要是赞扬为主,指出其中几个小问题就好。

  面对埃德尔指点,希特勒连连点头认同。这让其内心得到满足,不是谁都有可能指点元首同志。

  在一番友好而又热烈的交流之后,埃德尔继续问道。“对于接下来的贵党,不知道阁下有什么打算?”

  面对埃德尔的询问,希特勒考虑一番后认真讲到。“接下来,我打算先想办法解除对**党的禁令。接下来需要想办法让党得到德国民众认同,这有这样才能让党担负该有的责任。”

  看来希特勒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墨索尼里那一套在德国是行不通的。而接下来希特勒就需要得到民众、资本家和军方的支持才行,不过这个过程注定是艰难的。谁让目前德国各阶层对于政府还没有完全绝望,不过相信未来会有机会的。

  谈话进行到最后埃德尔对侍卫长示意,霍里亚侍卫长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希特勒。

  埃德尔制止了想要说话的年轻元首。

  “这是我对于贵党的支持,主要是我认为需要多给德国一条出路。而与阁下的交谈让我更加确定,德国需要这条出路。你不要拒绝一个热爱这个国家的人帮助。”

  面对埃德尔的话语,希特勒捏着那张有着六个零的支票,用力的点了点头。

  看着有些激动的希特勒,埃德尔知道这事成了。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41110/512/